新黨主席郁慕明日昨在時論廣場發表〈中華民國不是香港〉文章,其中對中共欲推行於台灣的「一國兩制」有所闡述,我有些許疑慮,就教於郁主席。

郁主席認為:「一國兩制的內涵在台灣被嚴重扭曲,多數人根本說不清自己是反一國還是反兩制。」我的看法不同,反對者很清楚是反「國」而非反「制」,依照中共說法,一國兩制後的台灣可以有自己的軍隊、貨幣、司法終審權,北京不派人來做官,此即為「制」,但這些是我們現在就有的,何反之有?聽來倒生反感,豈不是拿他們的東西來送給我們?

「國」則不同,因中共之「國」無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國兩制本來是鄧小平為統一台灣而設計,1997年香港回歸,便提早以香港為「垂範」試點。所以一國兩制是什麼面貌,看今日香港便知其泰半。郁主席指台灣和香港不同,這我同意,香港原為英國殖民地,回歸後,主權和治權皆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殆無疑義。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擁有主權和治權,所以香港模式不能「垂範」台灣,然而中共卻執意以「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習近平重提此議並喻為「基本方針」,顯見垂範之念仍牢固未破。

有許多人對統一提出過主張,如邦聯、兩德模式、歐盟模式、一國兩區、屋頂理論,都被中共嚴詞否決。中共強調「一個中國原則」、「一中框架」,但對「一」的內涵卻始終不肯說清楚。他接受「九二共識」,不接受「一中各表」,因「各表」中有中華民國。那麼,消滅中華民國便成為「一國兩制」的必要條件。

9月間,郁主席率統派團體會見習近平,若為統一大計著想,應問問習主席,中華民國在統一過程及結果中的定位。倘若中華民國的存在,確如胡錦濤2012年會見吳伯雄時所說:「一國應是兩岸各自法律都認同的一個主權完整的中國。」那麼,中華民國憲法所揭示的「自由、民主、均富」就應納入在統一中國的精神裡。是則,中共應放棄一黨專政,更不宜說「愛黨就是愛國」。

郁主席認為台灣「維持現狀」是偏安,他還曾主張總統應到北京去談統一,「維持現狀」是台灣7成以上人民的共識,這其中蘊含著「未來統」與「未來獨」。這說明,統獨於台灣都是兩難,所以才維持現狀。郁主席說「等待被統」,那是大陸鷹派民粹語言,若恫嚇有效,兩岸早統一了。至於要馬英九去北京談統一,請問,他是以什麼身分到北京?是中華民國總統嗎?北京會同意嗎?

中國終必統一,唯現在條件不成熟,俗云:「急性子吃不到熱鍋飯。」條件不成熟,只好等。我輩人等不到,下輩人繼續等。希望活著看到統一的,可能心急了。(作者為作家)

#中華民國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