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說,連勝文別因為頂新魏家出事了,就落井下石急著切割,太沒有江湖道義。這些話,聽在民進黨人耳裡,何其諷刺。

去年此時,民進黨為降低北市藍綠板塊懸殊的問題,積極尋覓黨內有志角逐首都市長的人選,盼能透過選舉扎根基層,縮小與藍軍的差距。所謂的禮讓無黨參選,是八字都還沒一撇的事。當時柯文哲為籌組在野聯盟參選,低聲下氣求見蘇貞昌。隨著民調居高不下,柯文哲不再寄望入黨,希望以無黨籍身分參選,民進黨在輿論壓力下被迫接招,勉強讓出戰鬥位置,只求做不成同志,也能「心靈結合」共事。

雙方默契言猶在耳,但隨選情進入緊繃階段,為爭取更多中間選民認同,柯文哲把民進黨招牌視為包袱,一開始保持距離,現在更公然漸行漸遠。

他在民進黨黨慶時「恰巧」出訪日本,表面說是行程早已排定,其實是要迴避與蔡英文同台,民進黨心知肚明。

更甚者,當國、民兩黨積極磋商六都辯論之際,柯文哲卻率先表態「民進黨不能代表我談判辯論細節」。強硬口氣劃清界線,讓自認還算柯P盟軍的民進黨是滿臉全豆花,內傷在心口難開。

就選戰策略角度來看,柯文哲切割民進黨,對選情應是利大於弊;這就如同連勝文否認與魏家的關係,當然也是不願招惹是非。連、柯兩人的反應無可厚非。

然而,柯文哲卻五十步笑百步,只顧嘲笑對手沒道義,忘了自己對民進黨也是只講「利」,不講「義」。過去他視病如親,如今視民進黨如敝屣,還沾沾自喜,證明政治這鍋大染缸,連白袍都能染成黑。

#柯文哲 #民進黨 #連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