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台灣的內耗空轉、庸人自擾,都來自下述誤解與迷思:第一,統一或一國兩制,就是台灣被中國併吞。第二,北京不承認、不接受中華民國,就是矮化台灣。第三,大陸不民主就沒資格談統一,民主是台灣(對抗統一)的寶貴資產。

眾所周知,台灣民眾反的是一國,不是兩制,這也正是北京及台灣統派憂慮之處。台灣人把對岸當敵國、拒絕統一的比率,逐年升高。習近平最近重提一國兩制,乃因獨熾高張,不得不重申既有立場。但是自從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至今,大陸首要之務一直是本身的發展,不是解決台灣問題。台灣民眾聽了習近平講話,卻有「圖我日亟」的壓迫感。實況是:大陸追求一國的立場始終如一,台灣滑向兩國的心態與行徑卻愈演愈烈。惹來大陸「關愛」、重申統一的,是台灣自己。

懂得區別國家與政權的人,都知道一國是指中國:一個矗立東亞數千年的文明古國。兩岸統一是統一在中國之下,PRC和ROC只是國號,不是重點。何況北京早說,國號、國旗、國歌都可談。即便如此,很多台灣人仍覺得統一或一國兩制是被併吞,因為他們認為國際社會指稱的中國,是大陸,不含台灣。

1971年以前,ROC政府和台灣民眾都宣稱自己代表中國,是近40年來台灣先自外於中國,先切割自己與中國的連結,先把自己的國土限縮在台灣,現在反而怪「完成國家統一」是被併吞。如果台灣人自認是中國人,統一或一國兩制就是同胞的言歸和好。台民如不認自己是中國人,統一當然是被併吞。

北京說,一國兩制後台灣保有自己制度。有人對這種「把台灣現有之制送給台灣」的說法嗤之以鼻,因為他看不出北京憂慮的是兩國。他也看不出北京苦口婆心,想挽回台人民心。他更看不出拒絕統一、拒絕中國,是違反台灣親自參與、支持的「九二共識」,也違反中華民國憲法。

一國兩制要對付的是一邊一國,它的高度是「中國與非中國」的層次,不是「ROC或PRC」的符號爭奪。統一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不是被併吞,除非台灣執意走向一邊一國。北京不答應一邊一國,類似狀況,美國發起南北戰爭的林肯也不答應。

稍懂憲政法理的人都知道,兩岸憲法皆規定主權範圍含蓋對方統治區域。基於「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原則,北京不能在口頭上、文字上承認中華民國。北京如承認中華民國,就等於承認中國主權分裂,成為兩國。這種自失憲法立場、接受美日裂解中國的事當然不能做。反之,大陸在中華民國憲法下只是一「區」,不是另一國,北京也不願台北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被視為一區,北京不覺得被矮化,台灣若覺被矮化,那是庸人自擾。

向來只有一國承認另一國,一國內部沒有承不承認的問題。何況中華民國的本質,已從1912年(統一)版偷渡到1949年(獨台)版,甚至淪為1996年(台獨)版,要叫北京承認,豈非欺人太甚?北京答應一國兩制就是以「可以做,不能說」的方式,承認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但不承認其為中國以外的另一國家。人必自矮而後人矮之。矮化論可以休矣。

以民主對抗統一,亦偏離主題。國家認同只問你我是否一家人,它與雙方內部體制的民主程度並無必然關係,它甚至是建立良善民主的前提─因為共同的國家認同,才能把敵我矛盾轉為人民內部矛盾,從而可用民主程序解決。但總有台灣人把二者混為一談,甚至以民主作拒統工具。說來諷刺,正因北京接受台灣保有「台式民主」,才提一國兩制;台灣朝野卻以民主為由,拒絕一國兩制。

北京尊重兩岸差異,故持一國兩制。台灣無法感受北京善意,因為朝思暮想的是ROC和PRC如何平起平坐,一副要簽兩國條約的架勢與心態。北京為求一國,寧願兩制;台灣抗拒一國,故反兩制。矛盾的是,多數反對一國兩制的台灣民眾,卻又否認自己是台獨,或搞一邊一國。悲哀的是,他們很多人都因國家分裂,深受家破人亡之苦。(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台灣 #中華民國 #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