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在印尼舉行的APEC,除了受矚目的「蕭習會」外,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次會面並以官銜互稱,對兩岸關係的發展,具有「由易至難」、「從經到政」的轉折點意義。海基海協兩會白手套退位,陸委會與國台辦站上兩岸機關互動的前線,意謂兩岸關係這艘大船,正式或至少試探性的從「淺水區」航進「深水區」。

然而,見諸過去這一年兩岸的互動,兩岸大船在探進深水區初期,尚稱風平浪靜、船行平穩。王郁琦訪問大陸,成為首位登陸的陸委會主委,兩岸雙方密集拋出馬習會議題,相互試探,想促成歷史之會。很可惜,後來卻吹起逆風、航舵失穩。馬習會破局、習近平接見台灣統派團體時拋一國兩制、馬英九在國慶演講呼籲大陸走向民主憲政、國台辦以勿「說三道四」回應馬英九,兩岸相互拋出負面訊息。

陰霾籠罩兩岸上空,六十年來關係最好的兩岸歷史成就是否已經到頂?會不會退卻?令有心促進兩岸永續和平之士憂心忡忡。

我們認為,不必以過去一年的不順不穩為兩岸未來發展方向過早定調,但這些影響兩岸關係的明渦暗流,也不能不加以注意,如果兩岸雙方仍共同認為,兩岸和平發展是不變的主旋律,那麼就不要被干擾和平發展的弦外雜音亂了主從,並以實際行動將兩岸關係拉回和平主調。

首先,這一年的不穩,不妨以兩岸交流進入深水區,必然要經歷調適期看待。馬英九執政前六年半,兩岸將交流聚焦在經濟層面,本是相對難度較低、務實性較高的範疇,所以能取得較速、較顯著的成果。而馬英九與胡錦濤,在「易」的階段,也培養出默契,擁有較多的相互包容與耐心,一點一滴建構兩岸和平的藍圖。

當兩岸關係進入新階段時,一則沒有過去經驗可考,免不了「摸著石頭過河」的試誤;二則進入新階段就會有新期待,習近平上台後,馬習之間的默契互信還不夠,容易出現期待落差,增加齟齬。

比方說,去年APEC的蕭習會,習近平表示「兩岸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習近平似乎期待馬英九在剩餘任期內,對有主權高度的政治議程有具體回應;但馬英九即便有意讓兩岸大船探進政治深水區,似乎仍只想要從事務性議程切入。

期待落差本屬正常,但兩岸領導人仍須拿穩腳步,避免演變為意氣之爭,應有智慧地重新修正、調整彼此的做法。

其次,要理解兩岸社會氛圍的複雜性,要適應這個複雜性,但不能盲從。把「民粹」做細部分解,兩岸可以分成台灣社會、台灣領導人、大陸社會、大陸領導人四個「民粹」象限。

不可諱言,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社會恐中甚至仇中的民粹力量上升,不利於兩岸和平發展。這樣的民粹會帶動另外三個象限的民粹,台灣社會的民粹會迫使台灣領導人跟隨民粹並升高大陸社會的民粹;大陸社會的民粹會迫使大陸領導人跟隨民粹;大陸領導人跟隨民粹又會升高台灣社會與台灣領導人的民粹。一旦走進這個循環,好不容易建構的和平局面就會被一一拆解。

兩岸雙方都應學習節制,大陸媒體對台評論的用詞近來有激烈化的傾向,這是火上添柴,實屬不必;台灣方面最近也有官員忽然提及達賴來台的議題,讓本已攪動的兩岸春水多一番翻騰。兩岸逆流隱隱浮現,兩岸的領導人必須有不隨民粹起舞的肩膀,萬不可因此打破好不容易累積的善意,把兩岸捲進對立循環。

最後,面對這一年來漸漸升高的民粹,11月APEC的王張會,兩岸當局都應將之視為驅散陰霾的重要契機,至少不要讓王張會變成另一個扈從民粹的火藥庫。

如果,二方能釋出善意,讓彼此感受到彼此增進兩岸關係的真心誠意,不要又演變成另一番口角,那就算是差強人意。如果雙方可以好好的達成建設性的共識,例如陸客中轉、大陸協助台灣加入區域經濟合作組織、甚至讓被視為破局的馬習會另有轉機等等,創造意外之喜的具體成果,就可以緩和近來波濤洶湧的兩岸逆流。

#馬英 #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