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電擊器(AED)是搶救心臟猝死的救命利器,但最新公告的公家機關採購AED規定,卻以量制價,不管規格、廠牌和品質,全部「一口價」,醫界擔心如此規定將導致最低價格、最差品質的AED得標,萬一在救人時刻發揮不了關鍵作用,後悔莫及。

法律規定8大公共場所須裝設AED,公家機關相關採購由公共工程委員會委託台灣銀行招標的AED共同採購契約來購買各廠牌AED,目前進行到第二次台銀共約,預算金額1億4400萬,採購2000台,平均單價7.2萬。

標單規定採單項複數決標,各項得標廠商以7家為上限,但外界預期結果將由最低階且成本最低的品牌,找多家經銷商圍標壟斷,通吃7家上限,讓採購需求單位只能採購劣質品。

根據採購規範的規格描述,專家分析,國內8個品牌14個機型,無論品質功能好壞,都能參與投標競價,最可能出現的結果是,圍標業者以最低價得標,先「以價制量」得標之後,再回過頭來,挾得手的數量「以量制價」,向原廠或供應商要求更低價格,轉手賺取不當利益。

換句話說,AED標單的設計會讓手上有大量庫存爛機型或舊機型的業者很開心,但高階、高單價、高品質的業者則無法以低價承接,最後形成劣幣驅逐良幣,實質壟斷事小,萬一救命時刻,爛機型無法救命,才是千金換不回的遺憾。

目前國內較知名的AED廠牌包括國際大廠日本光電、飛利浦等機型,市占率大約各4成,價格已從過去一台20幾萬逐步降到上次台銀限定的8.5萬,這次又下殺7.2萬。對業者來說,降價情非得已但還可接受,問題在於標單要求幾乎兩倍配件和維修,讓原廠沒有生存空間,恐怕退出市場。

資深業者分析,AED是救命用的,衛福部一價到底,就好像硬逼進口車和國產車同一價格、或是iPhone和小米機同一價格。低價得標的業者趁機出清存貨,抱持的是「和你對賭」的心態,反正AED放在那兒,大部分的時間用不到,「我賭你不會出事」,真的出事了再說,但救命用的機器,用人命來做賭注,值得嗎?又該由誰來負責?

#採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