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一役,連公子所犯的眾怒,就在於他老子太有錢了。蔡依珊在市場為夫拜票,某肉販拒絕握手且酸道「我手髒,不配!」族裔這會兒不是問題,因連家祖宗是正港台灣人,那麼能被煽動的就是仇富了。

政治世家傳承在美國是常態。靠販私酒軍火與黑手黨掛勾起家的甘乃迪家族,至今仍呼風喚雨;CIA情報頭子布希家族,靠「掌握人脈」得以父傳子;白水案疑雲罩頂的柯林頓夫妻何能達成買一送一,尚待解密;而參眾議員多靠拚爹、勾財團、傍大老,已是公開的事實,政治獻金法比台灣還要寬鬆無度。

值此世道,一般人當然仇富,但臨到選舉,卻反倒對世家子較具信心。如紐約前市長彭博,雖是共和黨巨富,卻獲許多民主黨人支援。資本主義社會,財富表徵能力,並不被視為原罪。出身世家名門的領袖,一般公認氣度較宏闊,較不會受小利所誘,有助國格運勢。

民主社會,選賢與能,從非決定在民。選舉毋寧是權勢的大車拚,愈大的官,背後的整合力量(包括外國勢力)愈大,不容個人突圍。美國的窮小子柯林頓,混血兒歐巴馬,若無黨團大老推動,永難成氣候。

能相信台灣某候選人扛著「素人」招牌,果真就脫離了黨派包袱嗎?因厭倦藍綠對決,或仇富報復,而去選擇品格嚴重有虧者,其愚無異按葵花寶典自宮,自斷生計。

競選人屢發性別歧視言論,或只是視野偏狹;MG149的糊塗賬及洩露病人個資,或涉醫界共業,不算道德瑕疵;挺台獨,撕了中華民國身分證,是有勇;要競選了,改稱道具,是有謀;但事先簽名認可出版書籍的內容,坦承涉及活摘器官買賣,這種令人咋舌的罪行,豈是事後討來一紙玩弄字義的律師回函「我不認為他是器官仲介」而一筆抹殺?那些大聲歡呼的理盲者,再有何顏面與立場指控中共無人道?

連勝文自喻悉達多太子,走出帝寶,擁抱人群,但仍不夠落實與民共苦。除了藍色祖產,其人格或較少暗物質,日後可否精煉成器,當視其加倍的決心與努力了。(作者為自由作家)

#美國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