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陳慧瑛曾有一篇小說《鍾情》,寫台籍公費生黃國雄,1946年到廈大求學後30多年不曾和家人見面,即使他的母親在命危時急召他赴美,他在美國待了一段時間後仍堅持回廈門,親人不讓他回去,甚至不幫他買機票,他仍想盡辦法返回廈門,到老病故廈門。

俄羅斯人曾在十月革命後大量移居哈爾濱,哈爾濱的人口結構中,一度30萬人中有俄羅斯居民15.5萬人。文革期間這些人被趕出哈爾濱,在返俄的船上高唱著「我是哈爾濱人……。」

當政者,最難收買的是人心。台灣這樣的多元社會,因包容吸納多元族群而發展出百花齊放的獨特文化,然而在來台陸生,甚至1946年的赴陸公費生身上,看到的只是島國小民拒人千里的心態。可嘆的是,當他人走不進來時,台灣也恐難走出去。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