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土溝的劉主揚
來自土溝的劉主揚
 訪談主持人:
 張瑞昌/中時執行副總編輯(杜宜諳攝)
 訪談主持人:  張瑞昌/中時執行副總編輯(杜宜諳攝)
孩子在繪有扶桑花牆面前,享受新舊並呈的土地美感。(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孩子在繪有扶桑花牆面前,享受新舊並呈的土地美感。(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每一個作品,都可以感到創作者對農人、土地的敬意。(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每一個作品,都可以感到創作者對農人、土地的敬意。(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家裡種洋香瓜的「白毛伯」林榮發,是搖滾音樂季最受歡迎的形象代言人。(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家裡種洋香瓜的「白毛伯」林榮發,是搖滾音樂季最受歡迎的形象代言人。(優雅農夫藝術部落提供)
動員令
動員令

許多人對農村的刻板印象是年輕人口外流、日子平淡無奇,然而,台南後壁的土溝村,來了一批台南藝術大學建築藝術研究所學生,他們以藝術與農事對話,與農人一起以大地為畫布,甚至畢業後在地創立「優雅農夫藝術部落」,舉辦藝術節、美術館、搖滾音樂季,為安靜的土溝村注入搖滾精神,在在打破常人對農村蒼白的想像。

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主持人、中時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第一眼看到來自土溝的劉主揚,便稱他為「潮男」。1987年次的劉主揚是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理事、優雅農夫音樂工廠執行長,節目一開始便以《175情詩》開場,吟詠著當農村成為音樂創作基地所擦出的火花。

打破農村蒼白想像

「行在日頭精神ㄟ所在╱看著雲彩醒來╱咖啡花開白色ㄟ情愛╱隨著蜜蜂飛過來…。」在自彈自唱台南農村風光的歌聲中,劉主揚自承去年8月才搬進土溝,優雅農夫音樂工廠成立剛滿1年。他在台東長大、南藝大應用音樂系畢業後,到台中創作網路音樂,本來想著「從小求學、工作都在市區,若這樣過下去,大概一輩子就過著上班族的生活。」

因為同為台藝大學生,劉主揚認識了第一梯進入土溝社造的學長黃鼎堯與陳昱良,得知他們完成學術論文後,返回土溝創立優雅農夫工作團隊,將年輕活力帶進台灣農村與農民對話,透過藝術手法與空間改造,展現青年對農村體會的新世代生命力。

牆上門前扶桑搖曳

比如扶桑花是農村過去常見門前景致,那種不到的地方,藝術家「就畫在牆上或門前的矮椅上,讓沿路扶桑搖曳。」又比如,土溝村的公車站牌停的不是公車,而是垃圾車,「因為那是大家會一起出來活動、聊天的時間」,而站牌上的老照片、矮牆上的石雕大蝸牛、白鷺鷥總是提供源源不斷的話題。村莊內俯拾皆是的藝術巧思緊密與農村生活結合,毫無違合感。

劉主揚因朋友道義,來到土溝支援學長「辦活動沒錢,需要有人演奏」,從2008年起進入土溝表演。音樂為農村帶來了活力,而農村則為樂手增添了土地的厚度,黃鼎堯戲言「像用一根長線釣啊釣」,5年後改變了劉主揚的生命曲線。

找到與土地的連結

劉主揚直言,做音樂的人最愛的就是都市舞台機會多,但黃鼎堯卻告訴他:「你以為最厲害是在春吶演奏嗎?真正厲害的是把春吶搞起來的人」,這番話打動了熱愛土地的劉主揚,留在農村實踐搖滾精神。

從今年10月起,土溝推出長達半年的農村美術館與搖滾音樂季。除了邁入第三屆的農村美術館有21個展區、小農市集,甫成立1年的音樂工廠,也邀請了12個樂團,接力為土地創作、獻唱。

阿伯變土溝周杰倫

當年輕世代進入農村搖滾,周六下午農作收工後,阿公阿嬤帶著孫子與回家的遊子到場支持,還會與台上原住民樂團學古調,對唱「ho hi yang hi yang」。

在外工作求學的年輕人也邀請朋友回家、分享MV,炫耀「這是我的家,她是一個有主題曲的小農村。」為搖滾音樂季擔任形象代言人的80歲老農白毛伯林榮發還被孫輩戲稱是「土溝周杰倫」。

「農村不是只有外移、老化,我們很有人氣,」策展人劉主揚以現身說法,「土溝是個讓青年人安身立命,重新找到與土地連結的好地方。」

當外界哀悼農村凋零,土溝卻持續湧入年輕人,以所學專業創造出與農家結合的新農村風貌。就像《175情詩》反覆哼唱的「來╱用雨水沖一杯咖啡╱有山頂ㄟ滋味╱有日頭ㄟ氣味╱有厚厚ㄟ人情味」,以人情味為基底的土溝,正招手邀你來參加第一屆搖滾音樂季。

#土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