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華隆集團負責人翁大銘被控持電動按摩棒性侵周姓女子案獲不起訴,經高檢署發回北檢重新調查後,周女日前突提出1條沾染她血跡、2人體液的床單,指控遭翁性侵,但檢察官認為血床單的性侵事證不足,昨天二度將翁大銘不起訴。

不過,翁大銘日前已委託律師,反控周女涉嫌侵占。翁控稱,周女自稱他女友,住進他一品大廈豪宅,之後就換門鎖,侵占他房子不還。

周女控稱,她去年4月和翁大銘共進晚餐,2人一起回到翁的住家,翁因體力不如當年,因此持電動陽具對她性侵,她不甘受辱,去年8月報案。

庭訊時,翁大銘辯稱,認識周姓女子10多年,周女經濟狀況不佳,他曾拿錢資助她,沒想到對方後來要不到錢,常騷擾他,之後反誣告他。

台北地檢署認為,性侵罪證不足,今年2月間對翁作出不起訴,周女不服,聲請再議,高檢署發回北檢續查。

北檢開庭時,周提出一條染血床單,宣稱上面的血跡,是當時遭翁性侵後遺留的血跡。檢方將血床單送驗,血跡是周女的,另有周、翁2人的混合體液,再度傳喚翁大銘說明。

據了解,翁仍否認涉性侵,說他身體狀況不好,不可能性侵;翁的律師則強調,床單驗出體液,並非驗出精斑,無性侵問題。

檢方認為,周女提出血床單,離案發已有一段時間,且床單上有翁的體液,亦難以證明翁曾違反周女意願對她性侵,仍認定證據不足,將翁大銘不起訴。

#北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