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長」極可能成為「柯總統」,正如陳總統、馬總統之前,就是陳市長和馬市長。柯文哲因此不能以「不明白『九二共識』的內容」為由,逃避、訕笑國家認同問題。如果柯醫師認為迴避國家認同議題,台灣人還是可以幸福快樂的話,他不是居心叵測,就是沒想通一些重要的事。

2010年底,柯P談及對台灣的期許時,其大意如下:「所謂文明,就是公廁有免費衛生紙、搭公共交通工具沒人檢查車票。目前台灣比上不足,比下有餘。2010年底『一顆子彈』在台灣引起猜忌、紛擾,反映出我們社會互信不足。我想等到有一天,台灣沒人檢查車票的時候,這種猜忌就不會發生了。」

簡言之,「文明」與「互信」是柯對台灣的期許,這是一份既深刻又切中時弊的期許。台灣能達此境界嗎?當然可以,而且已經相距不遠。許多民眾已有公民意識,也富裕到不拿公廁衛生紙、不貪便宜偷搭捷運了。但即便如此,台灣還是缺少互信與文明,和先進國家差別很大。

先進國家的互信,貫穿整個社會和全體人民生活。台灣現有的互信,僅止於低層次、小範圍的生活,無法貫穿整體社會。因為先進國家沒有認同問題,國民之間互相認定是一家人。在這個最大範圍的互信基礎上,再分別發展、堆疊出各個層面的互信。反觀台灣,國家認同問題從未真正解決。島內藍綠「一邊一國」,互相指責對方不忠於己方之國,導致任何政治爭議事件都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都可能成為羅生門。非我族類,其心不僅必異,甚且可誅。綠營民眾認定馬政府親中賣台,在此「信仰」之下,馬怎麼說都沒用,怎麼做都是錯。藍綠間毫無互信,台海兩岸的互信也就更難了。

美國總統遇刺,傷了雷根,死了甘迺迪。但都沒讓該國陷入空轉或分裂,美國仍是團結一致的世界超強。陳水扁的「兩顆子彈」也好,連勝文的「一顆子彈」也罷,傷勢都比雷、甘輕得多,但對台灣社會的撕裂卻無法彌補。可預見的是,台灣的撕裂將因每一次選舉與兩岸關係的緊密發展,持續擴大,而不是縮小。

國家認同不是文不文明的問題,是敵我問題。我族即便使用最粗暴、野蠻手段對付外族,也有其正當性。(太陽花學運,殷鑑不遠)因此之故,民主政治要上軌道,首先必須解決認同問題。「數人頭」之前先得承認、接納對方的「人頭」,否則終究只能靠「打破人頭」才能解決問題。所以,認同問題不解,不可能有優質的民主政治,更不會有互信、和諧的社會。

柯文哲雖說認同中華民國,但此說過於籠統。他若認同1912年的中華民國1.0,自然就接受九二共識,也會受到北京歡迎。兩岸關係與台灣經貿,都會有正面、良性的發展。他認同的若是1949年的中華民國2.0,九二共識就是他勉強接受的底線。兩岸關係雖不至劍拔弩張,但鴕鳥、井蛙心態的台灣,不敢獨不願統,繼續內耗空轉則不能免。自稱墨綠的柯氏,如果否定九二共識,又自稱接受中華民國,他的中華民國必定是3.0版的羊頭招牌。招牌底下真正販賣的,乃是台獨狗肉。投票之前,支持柯P的淡藍選民,可以暫時自我欺騙。綠營選民也可委曲求全,目睹柯P作勢擁抱他們厭惡的中華民國。但選舉過後,面對現實,柯對中華民國的真誠,必將影響兩岸關係與台灣發展。

不論貧富貴賤,一個正常人怎能不問自己是誰、父祖是誰?一個正常家庭怎能不確定臥榻之旁酣睡的,是家人還是敵人?既然個人家庭是如此,那麼一群認同錯亂的人民,又怎可能組成一個健康、快樂、互信的國家?

柯P找來部分藍營學者、政客,擔任市政顧問和競選總幹事,又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他自己定義的中華民國,這樣或許可以「超越藍綠」,順利當選,但並沒有確實面對國家認同問題。柯P渴望台灣社會能出現的文明與互信,依舊遙遙無期。他如果沒想通這件重要大事,選民可不能跟他一樣糊塗。(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