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大選,國民黨遭遇了1949年遷台以來最慘痛的敗局。連勝文在鐵票首都大輸柯文哲24萬票,全國執政版圖從4都11縣市,掉到只剩1都5縣。究責的聲浪湧向馬英九,讓他在政治現實的壓力下,可能於周三中常會宣布辭去黨主席,並於3個月內完成改選。

國民黨崩盤的原因很多,並非一夕造成,簡單而言就是不得人心,馬不得人心、黨的提名不能反映人心向背、黨的路線與論述不得人心,現況非大破已不能大立。

馬主席要從罪己出發,更明確承擔敗選責任。眾議咸同,馬總統不得人心,是國民黨全面慘敗的最主要原因,朱立倫選前民調評估可贏30萬票,最後卻以2萬票險勝,吳志揚更意外落選,這不是他們政績不好或魅力不夠,而是許多選民在考慮應肯定朱、吳兩人或教訓國民黨時,選擇了後者。這種懲罰效應,不只在新北市與桃園發生,在全國各選區都普遍發生。

馬英九決定辭去黨主席,仍遠遠不足以向國民黨的歷史贖罪,他還必須在強化黨的生命力方面有更多作為。接下來就要舉行黨主席選舉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他應該利用政治生命的餘暉,領導國民黨解決黨的提名機制失靈問題,讓國民黨支持兩岸和平發展的理念能取得最大程度的民意支持。

國民黨提名候選人不得人心,是此次敗選的第二大原因,這從連勝文在台北的苦戰可見一斑。近年來,年輕人對家族政治的不滿愈益高漲,轉化為對「權貴」的強烈怨念,國民黨卻仍提名了連勝文做為首都候選人,意謂著國民黨與社會氛圍完全脫節,也顯示了國民黨提名制度的失效。柯文哲捲起的素人旋風,固然有其個人魅力因素,但這氣旋的快速膨脹,最大的加持者不是別人,正是與素人恰成對照組的連勝文。在連勝文與丁守中角逐提名時,口無遮攔的柯文哲都說連勝文比較好打,但國民黨還是放任失靈的提名制度,讓連勝文出線挨打。

基隆市情況類似,仗著基隆被雨淋也不生鏽的藍軍鐵票,國民黨近20年來提名的基隆市長候選人一個比一個糟糕,由議長轉市長的地方政治人物屢屢出包,國民黨卻依然麻木地提名了一個在初選前即知爭議非常大的議長。這種吃定基隆鐵票的心態,終於讓國民黨在基隆面對前所未有的慘敗。

要矯治提名機制的失靈,國民黨應將黨內選舉改造為黨員登記制,只要自認是國民黨員或認同國民黨理念者,都可以登記為選民,參與黨主席選舉與總統候選人的提名初選投票。

國民黨是從威權型政黨逐漸走上民主化的,從蔣經國到李登輝、連戰、馬英九,都是政治明星。2014選舉初敗,國民黨不但版圖大幅縮小,更進入一個未曾經歷過、沒有政治明星加持的新階段。國民黨必須盡量擴大認同,爭取支持者。不管是國民黨、新黨、親民黨、無黨籍,只要認同國民黨理念,都可以登記為參選人,角逐黨主席或總統提名,登記後,有志參選者要進行路線大辯論,把國民黨的概念擴大化、全民化後,才能透過解構國民黨、重新組構成可以爭取最大化認同的國民黨。

路線大辯論可以劃分為兩個思維線:左右與統獨,這兩個思維線不是平行線,而是呈波浪交集的狀態。這時候,國民黨的路線大辯論將不只是國民黨一黨的路線辯論,也是國民黨領導台灣生存發展大戰略的辯論。這種絞揉左右與統獨的辯論,可以以許多不同的議題形式呈現,將豐富國民黨的論述,也將引導台灣社會的集體思考。

例如,國民黨未來要走的是促進發展的右翼路線?或是強調分配的左翼路線?這次九合一大選雖是地方選舉,但國民黨將之上綱為FTA戰略大會戰,九合一大敗,是否意謂反自由貿易、重內需市場的小確幸,擊敗了向外拚搏FTA?過去國民黨靠「不統不獨不武」與「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大力推動的和平發展論述,在這次選舉被堅持台獨黨綱的民進黨擊潰,又意謂著什麼?國民黨應該如何突破守勢的「三不」與「九二共識」,重新建構一種雙重「不滿意但接受」的兩岸大論述,取回兩岸和平發展路線的正當性呢?這些議題都需要經過辯論凝聚藍營選民的共識。

國民黨不必太過灰心喪志,掉進死亡蔭谷正是從絕處檢視盲點的契機。不妨讓國民黨概念擴大為藍營概念,將國民黨路線擴大為藍營路線,重新贏得主流民意的支持,再度成為領導台灣的「全民路線」。

#選舉 #連勝文 #國民黨 #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