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縣市長選舉國民黨潰敗,全國22縣市僅獲6席,其中6都也僅保住新北市,總得票率40.7%,創歷次選舉新低,與昔日馬英九總統逾五成的得票率已不可同日而語。挫敗至此,顯示民眾對馬政府的不滿已至極點。

六年前民眾對扁家涉及貪腐的不滿,用選票換下民進黨,以高達58.5%的選票將馬英九送進總統府;執政四年,差強人意,兩年前仍以51.6%的選票讓馬總統連任。但近三年國內經濟依然低迷,薪資仍舊停滯,實質薪資甚至倒退十五年,年輕人的薪水更是低得可憐,這些不滿的情緒早已出現,惟執政黨並沒有真聽進去。

平心而論,馬政府近年並非毫無作為,甫上任推動兩岸直航獲得一片喝采,陸客來台觀光也為台灣經濟注入可觀動能,而在了解貧富差距擴大之後,也降低貧窮線照顧更多人。這些都是六年來馬政府的政績,但這些政績很快就被房價飆升、食安問題、青年就業、年金改革、核四存廢、證所稅課徵等困境掩蓋過去。

馬政府施政方向特別喜歡聽民意,但沒真聽進去,也就是過度在乎「表象的民意」而忽略「真實的民意」。例如軍公教退休年金所得替代率高逾八成,與勞工存在霄壤之別,其所引發的民怨確需改革,兩年前馬總統以社會正義啟動年金改革,贏得各方支持,但改革過程迭遭軍公教反彈,兩年來竟已消聲匿跡。此舉既得罪既有的藍營鐵票,又讓新世代年輕人失望,馬政府聲望如何不降?

再以證所稅為例,自民國77年宣布課徵證所稅引發軒然大波之後,二十多年來政府偶爾組個賦改會討論討論是有的,但從沒有人啟動改革方案。馬總統連任後以公平正義毅然啟動證所稅的修法,這一改革初期獲得不少掌聲,但隨後又在反對聲浪下妥協修正。如今的證所稅幾已名存實亡,此一改革同樣兩邊不討好,對馬政府寄予改革希望者又再度失望,支持度豈有不下滑之理?

除了年金改革、證所稅的改革中途而廢,像核四這個涉及未來二、三十年國家能源供給的決策,馬政府同樣隨著民意搖擺,不敢決策,最後以封存的方式交由日後的民意決定。這樣的決策同樣兩邊不討好,反核者自然不會因此認同,但又讓民眾見識到馬政府優柔寡斷的決策風格。馬政府從證所稅、退休年金到核四封存不斷的依據民意調整步伐,其結果就是父子騎驢、兩面不討好,這樣的施政風格導致日後不論推動什麼政策,都難以克竟全功,其中兩岸服貿協議在立院審議引發三月學運便是一例。

其實,直到今天國內有多少學子真明白全球多邊貿易、雙邊貿易競合情況?有誰明白服務貿易的內涵是怎麼一回事?有誰明白東協加三迄今整合到什麼地步?但不明白照樣可以反對,而且反對的理直氣壯,其原因就在於六年來馬政府的施政風格優柔寡斷,讓國人難以產生信任。試想,當人們因薪資倒退、所得分配惡化不滿,而期待政府有所作為時,看到馬政府搖擺不定的半調子改革,忽然又聽聞兩岸服貿會對台灣如何如何衝擊,怎能不害怕?當最後形成澎湃的學運時,這已無關明不明白,而是從心中對馬政府的徹底不信任。由此觀察,執政黨此次的挫敗,並不令人意外。

我們以柴契爾夫人1980年代在英國的改革為例,她為治療英國病,專做一些不得民心的事,包括推動公營事業民營化、減少社會福利、緊縮政府支出,即使她領導的保守黨被揶揄為失業黨,黨內反對聲浪日大,她仍向黨內同志表示:「轉向與否,悉聽尊便,本人是不會轉變的...,我即使落個身敗名裂的下場,也不會輕易改變現行政策。」她這樣的施政風格雖暫時不被認同,但久而久之,民眾知道她是有理想、有決心能做事的人,自然就能在歷次選戰獲得壓倒性勝利,而任職首相十一年。

讓柴契爾夫人勝選的原因,在於其經濟改革奏效。在她11年的執政期間,英國人均所得由7千美元升至1萬7千美元,失業率也由上任之初逾10%降至6%,1990年下台時聲望雖落至歷任首相最低,但四年前英國每日電訊報的調查裡,她卻成為英國歷來最受尊敬的首相。

我們認為民生經濟仍是選民最關切的議題,只有創造一個好的投資環境、公義的賦稅制度,才能創造經濟成長,並且讓成長的果實全民分享,如此才能贏得民眾的支持,柴契爾夫人的施政風格就是如此。至於改革期間則不需在意「表象民意」的反彈,該注意的是「真實民意」的向背,可惜馬政府這六年來太在意表象民意,以致一切經濟、財政改革經常無疾而終,而留下一堆口號。上週五甫公布的國民所得分配統計,顯示馬總統執政六年半來,GDP分配到受僱人員報酬的比例由46.3%降至44.6%,成長果實多數分配到企業大股東所持有的營業盈餘;所得分配日益不均,難怪本次九合一選舉會如此慘敗。

我們籲請馬總統在僅剩餘一年半的任期裡,重新拾回那些改革到一半的經濟、財政法案,效法柴契爾夫人,不計毀譽竭力推動。果能如此,讓國人所得提高、貧富差距拉近,相信歷史仍將會給予馬總統八年任期正面肯定。

#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