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末日博士」盧比尼(Nouriel Roubini)投書指出,日央行10月底意外宣布擴大量化寬鬆規模造成日圓重貶後,此以鄰為壑的手段引發亞洲乃至全球競相寬鬆因應,而這波新掀起的貨幣戰爭將持續推升美元。

盧比尼在新聞網站Project Syndicate刊登的文章提到,台灣、中國、韓國、新加坡、泰國等央行,擔心相較日本失去競爭力,不是著手實施自家的貨幣政策,就是即將擴大寬鬆。歐洲央行及瑞士、瑞典、挪威、若干中歐國家的央行,則可能採行量化寬鬆或其他非傳統政策,以遏止本國貨幣升值。

美國景氣持續回溫,加上聯準會(Fed)示意明年開始升息之際,其他國家展開新一波貨幣競貶,這都只會使美元越來越強。全球經濟成長仍舊疲軟而美元又太強的話,就連Fed也會放慢升息腳步以免美元過度升值。

盧比尼表示,掀起這場貨幣風暴的原因在於,當公私部門去槓桿化減少負債之時,貨幣政策成了唯一可用來提振需求和成長的工具。

貨幣政策藉由阻升貨幣及強化出口來支撐經濟成長,然而此舉釀成的貨幣戰爭,就某方面來說是場零和遊戲,意即若某一貨幣貶值,另一貨幣勢必升值;某國的貿易收支改善,另一國的貿易收支必定惡化。

不過貨幣寬鬆不全然是零和遊戲,寬鬆貨幣能拉抬資產價格促進成長,降低公私部門的借貸成本,限制實際和預期通膨下滑的風險。歐元區就是最明顯的例子,礙於財政包袱沉重及私人部門去槓桿化,近年來並未充分寬鬆貨幣,導致二度甚至三度衰退。

盧比尼在文章最後指出,適當的政策是短期內減少財政緊縮,擴大公共投資支出,別過分依賴貨幣寬鬆,偏偏世界主要經濟體的作法與此背道而馳,難怪全球經濟成長仍令人失望。

#成長 #貨幣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