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詹淳寓命案宣判,主嫌陳巧明被判刑13年,宣判日剛好是詹父的生日,他表示,至今無法釋懷,為什麼好好一個孩子就這樣沒了?詹姊則說,以為陳女最少判20年,沒想到只判13年,而且除了林甫朋,至今沒人出面道歉,讓她無法接受,「這是1條人命啊!」詹家鄰居則嘆詹母判4年6個月太重。

詹父昨日未到庭聆判,得知判決結果,重提舊事仍情緒激動,身心受創至今難以平復。他說,無法相信這樣一群接受過文明教育的成年人,會把淳寓這孩子當成犯人般來逼供、毒打,他們的人性何在?將心比心,他想反問那些被告「如果是你的孩子,你下得了手嗎?」。

詹父也表示無法原諒詹母(黃芬雀)。他說,任何一個父親都無法原諒母親這樣的行為,他跟詹母的感情已經回不去了。

詹姊說,弟弟的死,打亂她的人生規畫,離職回彰化替弟弟申冤,直到案子起訴,才在弟弟的墓前輕輕說「請安心」。老家裡,弟弟的吉他、書籍都收得好好,媽媽也堅持把弟弟鞋子擺在門口鞋架上,「想著、念著,就是忘不了」。

「但這宣判再度大大打亂了我的心」詹姊哭紅眼,這群口口聲聲說愛弟弟的人,卻害人家破人亡,都沒表示懺悔,「不是想報復,但陳巧明至少得判個20年吧?卻只有13年!」詹姊表示無法接受。

詹姊說,家裡都是弟弟的影子,媽媽怕觸景傷情,後來搬去和外婆住,白天在工廠打工,努力撫平傷痕;她守著老家,「總得等判決,事情告一段落,才有辦法想未來,結果卻等到這麼不如人意的答案」。

她說,10月開合議庭,有被告的律師丟下一句「多少錢和解?趕快講一講,大家都很忙」,詹姊說吳仁甫還提了36萬元要和解,「除了冷笑,我還能說什麼?」。

詹生的墓地在南投,詹姊說,媽媽每星期都去掃墓,弟弟牌位迎回田尾祖厝,爸爸三不五時去看望;她認為,媽媽是被那股氛圍拖著走,「媽媽是受害者,動手打人的許愛珍卻判得比媽媽輕」要與律師研究如何上訴。

聽到黃芬雀被判4年6個月,「真冤枉啊!」鄰居說,「這個媽媽太可憐了,整件事讓人太難過了!」

#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