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地方首長剛剛上任,年底各地的跨年晚會依舊,又將盛大登場,一齣齣的燒錢大戲已經進入最後倒數。

曾幾何時,這個新年前夕在中文裡還只是個無名的日子,沒有一個固定的說法,有人說元旦前夕,也有人說陽曆除夕,而今幾乎大家幾乎都言必稱跨年。

「跨年」這個說法由古籍復出,重獲新生。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所載,「跨年」原指從舊年歲末到新年歲初的一段籠統的時間,該詞典還舉《晉書》的一小段文字為證:「又去秋以來,沉雨跨年…」。現在,「跨年」舊詞新用,被賦予了全新的時代意涵,指的是陽曆12月31日晚上到隔天1月1日凌晨、橫跨兩年的幾個小時時間。

在我遙遠的學生時代,根本沒有跨年這回事。12月31日只是個月曆上普通的一天,隔天元旦的正式名稱是「開國紀念日」,總統固定會發表元旦祝詞,如此而已。當時我參加過唯一的「跨年」活動,就是與大學社團的朋友在社辦相聚,嗑牙聊天熬到元旦凌晨,然後相約一起步行到總統府前廣場,參加新年第一天的升旗典禮,單純而肅穆。

台灣的經濟持續低迷不振,許多民眾的生活艱苦依舊,地方政府卻輸人不輸陣,在辦跨年晚會上出手闊綽,要民眾勒緊褲帶,自己卻花錢如流水,大搞浮誇的面子工程。

狂歡過後,回歸寂靜。撒錢完畢,財庫依舊吃緊。與其由亢奮頓入空虛,由高峰跌落谷底,現在的我,寧可踏踏實實地過每一天。各級政府能否面對現實,明年考慮由奢返儉,不要再攀比炒短線、繼續打腫臉充胖子?

#元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