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學院棒球隊 小檔案
大漢學院棒球隊 小檔案

棒、壘球有機會重返2020東京奧運,對國內從事這兩項運動的人是一大福音,但也有些學校球隊不敵大環境變遷,陸續走入歷史。如成軍35年的輔大女壘隊(本報披露),及曾是東部唯一甲組勁旅的大漢技術學院棒球隊,都在去年底悄悄結束。

1999年成軍的花蓮大漢學院棒球隊,去年底在大專公開組一級苦吞6連敗,排名第16敬陪末座,須與大專二級球隊打升降賽。但總教練周德賢表示:「不用打了,球隊已經沒了。」

他又說,「前年、大前年球隊各招到12人、16人,去年突然掛零。沒有大一球員,教育部又規定,技職院校大三生須外出實習1年;這一來只剩2個年級球員,難以成軍。加上少子化影響,花蓮又比較偏遠,且青棒好手嚴重外流,招生只會越來越難,因此長痛不如短痛!」

周德賢說,如果學生還想打球,將全力輔導他們轉到別的院校棒球隊,剩下不到10位球員則可留校完成學業。

除了少子化這個無法抗拒的因素,近年不少大專球隊紛紛成軍,也加速大漢棒球隊解散。如鄰近的台東大學,南部的美和科大、 稻江學院、華醫科大(均大專二級隊)等,也吸收了一些想打球的孩子。

多年來花蓮青棒球員數量並未增加,且本來就有好手外流問題,如今加上新球隊的競爭,又缺乏工商企業贊助,即使學雜費、住宿都免錢,在沒有更強的誘因下,外地球員也不會來地理位置較遠的花蓮讀書打球。

球界人士擔心,有些學校組隊是因青棒人口蓬勃,這可從黑豹旗盛況看出;成立球隊有利於招生,可暫時解決學生人數逐年下降的問題,且球隊升上大專一級每年會有100至120萬元補助款。只不過,少子化趨勢實難抗拒,將來棒球振興計畫(或強棒計畫)如果結束,補助款沒了,可能仍會面臨相同的困境。

#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