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許涼意的新年假期中,我們邁向了嶄新的2015年。回首過往,展望未來,永遠都是在新舊年歲交替中,必須要給自己的功課!有許多人或許到現在還沉浸在去年底九合一選舉結果的後續效應中,幾位新當選的市長在新舊年交替時節所帶來的震撼,確實令人印象深刻。不過宏觀看來,這原本就是政黨輪替、新人新政必然的現象,在民主社會中本就不足為奇,我們倒是認為,展望即將到來的2015年,台灣朝野更該關注的絕不是2016年誰出馬參選總統,而是正在被網路科技改變的世界!

許多人在評論去年底九合一選舉結果時,都會提到世代選民的興起,當然也會提到這批在網路氛圍中成長的新世代,如何運用他們所熟悉的新媒體,介入了這場選戰的操作。事實上更早在去年的三月學運,許多人就已目睹了這群學生如何運用新媒體的操作,不僅凌駕了主流媒體的傳統影響力,更全面篡奪了服貿議題的話語權,成功阻擋了服貿立法進度,逼得執政黨的行政部門成立了專責單位研究新媒體,期盼將之納入政策宣導的機制,但很顯然實踐的效果並不顯著。

有不少人還弄不清楚,三月學運背後所謂新媒體的神話,其實正是數位網路發展的一環,它其實不是原因,而是結果。如果先不將目光集中媒體,就不難發現,當下從銀行業、零售業、旅行業、手機業、娛樂業等,早就出現版圖龐大挪移的現象,越來越多商業網站的業績,已經超越實體產業經營許久才能達到的成果。而這些改變,也正在悄悄改寫我們的生活。

以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為例,它在大陸有5萬名員工,年交易額超過百億,可謂為零售業巨無霸;然而在馬雲創辦他的淘寶網之後,僅3年的時間其交易額就是沃爾瑪在大陸所有交易額的3倍,2012年光棍節一天的交易額,就是沃爾瑪所有門市在大陸1年的交易額,也相當7個香港黃金周。僅憑這幾個簡單的數據,任誰都會驚覺,這個世界已經改變,怕只怕有許多人還沒有醒覺過來。

事實上,目前的內閣團隊中並不乏瞭解新媒體趨勢的,例如過去幾年行政團隊在推動4G行動寬頻網路建制與相關產業的發展上,就投注了不少心力,4G智慧性手機的全面普及化,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這勢必也會加速了新媒體在台灣的發展。然而執政團隊所未顧及的是,4G寬頻的技術建制,僅只是台灣邁向數位化升段的環節之一,同步在變化的,其實還包含了政治、經濟、社會甚至還包含了心理層面,這中間當然就包括了世代數位落差的因素。換言之,新世代對新媒體的演練,並不是預告,而是宣告新世界的到來。

毛揆上任後,曾發出所謂「毛式三箭」,他指派有資通訊專長的副閣揆張善政規畫,半年內要靠「開放資料」、「大數據」與「群眾外包」,讓民眾有感。據了解,毛內閣期盼要透過大數據,精準「算出」民眾需求與前瞻施政。毛揆對大數據的願景,如果僅只是想讓民眾有感,就低估了這個新趨勢在全球發展上的威力。

看看當下全球各國的做法,美國將大資料研究和生產計畫提高到國家戰略層面,僅2012年就投資2億美元實施「大數據研究和發展計畫」;中國大陸亦早已經提前布局,包括推動政府資訊公開、鼓勵大數據產業集群、建立中關村的資料產業聯盟及交易平台、搭建首都科技大數據平台等;英國將大數據列為戰略性技術,2013年投資1.89億英鎊支援大數據技術研發。法國發布《數位化路線圖》,宣布將大力支持大數據在內的戰略性高新技術,投入3億歐元資金用於推動大數據領域的發展;韓國積極制定一系列有關大數據的發展戰略,將相關研發專案視為具有「國家意志」的科技專案,撥2億美元預算在2013年起的4年時間裡打造運用大數據的國家工程;新加坡則是加強政府資料分析的能力建設,推動新加坡成為全球資料分析中心。

講得直白一些,柯P競選團隊藉由數據計算打贏了選戰,固然必須檢討,但如果只是規畫怎麼利用大數據讓民眾有感,把大數據做為政策行銷工具,卻未視為國家戰略做出完整規畫,那就真的與全球大趨勢脫節,國民黨政府的網路戰爭注定一敗再敗。(本系列完)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