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我阿母剪腳指甲、擦屁股便祕、濕疹的藥時,都會戴醫療用塑膠手套,張小嚕在一旁看我擦藥,看得出神,老吵著也要幫阿嬤擦藥,當然不行,因為只會越幫越忙,不過他有這種心意,也很值得肯定。有一回,正擦著藥,張小嚕一邊(如果是《西遊記》原文,「一邊」就會寫成「一壁廂」)好奇張望,一壁廂把玩著夜市打彈珠換來的氣球,忽然間氣球爆炸了,張小嚕嚇了一跳,等回過神,開始難過,一臉愁容,因為氣球破了,沒得玩了。

我靈機一動:「爸比再做個汽球給你!」

張小嚕很是失望:「可是家裡沒汽球了!」

且看張爸比如何變來。

我急急擦好藥,從抽屜再取一條塑膠手套,對準底部開口,猛力一吹,再吹,再吹,吹出一顆渾圓汽球。張小嚕樂不可支,又跳又拍手。

「這是五指山汽球喔!」我說。

張小嚕哈哈大笑,因為他手中的汽球確實有五根手指,塑膠手套掌心被吹的鼓脹圓滿,原本手指部分也隨之鼓脹起來,就像五根刺的河豚,並且張小嚕知道啥是五指山。──那是張媽咪告訴他的《西遊記》故事。

話說孫悟空大鬧天宮,偷吃蟠桃、偷喝御酒、偷老君仙丹,──張小嚕的評點就是「孫悟空壞壞,要打電話叫警察抓他!」──好不容易警察先生出現,二郎真君和太上老君聯手合作,老君拋下金鋼琢打中孫悟空的頭,真君的細犬咬住齊天大聖的腿肚(難怪狗和猴子總是處不來)不讓逃走,方才制伏這潑猴。可是孫悟空有金剛不壞之身,刀砍斧剁,火燒雷打,俱不能傷。被老君關入丹爐之中,準備以火鍛煉,讓孫悟空化為灰燼,七七四十九日開鼎,不意孫悟空仍是毫髮無傷,又讓脫逃。

玉帝只好有請西方如來佛,準備再次制伏孫悟空。

佛祖和孫悟空打了個賭賽:「你既會駕觔斗雲,一縱十萬八千里,你若有本事,一觔斗打出我這右手掌中,算你贏,就請玉帝到西方居住,把天宮讓給你;若不能打出手掌,你還下界為妖,再修幾劫,卻來爭吵。」孫悟空即刻答應。(用現在術語,這個賭賽,就是「梭哈」,一次決勝負!)佛祖伸開右手,似個荷葉大小,孫悟空將身一縱,站在佛祖手心裡,道聲:「我去也。」風馳電閃,只管前進。到了盡頭,忽見五根肉紅柱子,撐著一股青氣。孫悟空心想:「這便是盡頭了,靈霄宮我是坐定了。」又想到得留些記號證明才行,便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氣,叫聲:「變!」變作一管濃墨雙毫筆,在那中間柱子上寫一行大字:「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寫完,收了毫毛。又不莊重,竟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奇怪,此一行徑,卻和狗一樣)。翻轉觔斗雲,徑回本處,站在如來掌內道:「我已經去到盡頭,現在又回來了。你教玉帝把天宮讓與我吧。」

不料,如來卻罵道:「你這個尿猴子,幾時曾離開我掌中?」孫悟空正準備反駁,如來叫他低頭看,不看還好,一看佛祖右手中指竟寫著「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大指丫裡,竟有些猴尿臊氣。(輝誠按:據我看,這是佛祖使詐變魔術,因為他也有火眼金睛,一切看在眼裡(請看第五十七回觀音菩薩能「慧眼遙觀,遍周宇宙」,佛祖還說他見識不明、範圍太窄,可證),趁孫悟空還沒回來,就在中指先寫好了,也在手指上先灑點自己的尿液。為啥如此大費周章?因為要賺孫悟空自動變小、自投羅網站進掌心之內,這樣要抓他就易如反掌啦!而且還讓孫悟空自知理虧,在道理上站不住腳──還是如來聰明!)孫悟空不信,還想駕觔斗雲飛過去查看,卻被佛祖翻掌一撲(你看,被我說中了吧。而且佛祖一定不會讓孫悟空回頭察看,就像魔術師一定不讓觀眾仔細檢查道具的道理是一樣),推出西天門外,將五指化作金、木、水、火、土五座聯山,喚名「五行山」(我們現在都稱做「五指山」),穩穩地把孫悟空壓住。

不但壓住,還有苦行伺候。等孫悟空伸出頭來,佛祖便貼了一張「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符咒鎮壓,只讓他只可自由呼吸、伸手、搖搖掙掙,但是飢餓時,只能吃鐵丸(可見多硬);口渴時,只能喝銅汁(可見多燙)。派了一尊土地公,會同五方揭諦(佛教護法神),居住此山監押,充當獄卒。(難怪孫悟空這麼討厭土地公)!

張小嚕回想著張媽咪告訴他關於五指山的種種細節,一壁廂擠壓玩弄著手上五指山汽球。忽然間,汽球又破了,張小嚕嚇了一跳,接著就說:

「爸比,孫悟空逃走了!」

#張小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