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率會下滑,已經是普遍性的認知,不過,就算如此,仍然有人看好大陸的前景,相信在未來10年,可以維持7%以上的平均成長率,像知名的經濟學家林毅夫就是持這種主張。有很多人認為林毅夫太樂觀,但是,過去20多年的事實證明,林毅夫對大陸經濟的預測,一向是最準確的一位。

所得高 形成民主化壓力

如果林毅夫的預測實現,大陸在2020年的時候,國民所得會像習近平所宣示的,要比2010年翻一番,平均所得會超出12000美元,進入高所得國家的行列。政治學界有一個說法,當一個國家的國民平均所得超出1萬美元之後,民眾就會開始有較為強烈的籲求,希望在言論自由和政治參與上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更大的空間,形成民主化的壓力。

對於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前景,有人樂觀,有人悲觀,有人根本否定需要移植源自西方的民主。其中,樂觀的人認為,只要社會經濟條件持續改善,大陸人民的見識增廣,心理需求升高,民主化是擋不住的潮流,中共的統治方式主動或被動地會進行調整。加上亞洲的台灣和南韓,以及東歐的波蘭、捷克及匈牙利都有成功民主化經驗,顯示威權政體和社會主義體制都有機會進入民主鞏固境界,大陸可以見賢思齊。

悲觀的人認為,儒家思想和馬列毛的意識形態都缺乏自由民主的元素,共產黨的統治方式不會容許組織性對抗力量的發生,所以,中國大陸的民主化恐怕會遙遙無期,或者難以避開動亂乃至於革命的關卡。

拒斥民主化的人認為,以自由主義為基底的西方民主政治,不僅在許多發展中國家移植失敗,造成政局動盪,民不聊生;即使是民主老牌的歐美國家,近年來也常出現政治惡鬥、效能低落和債台高築的情形,讓人興起民主到底出了什麼差錯的質疑。所以,不必被西方價值牽著鼻子走。社群主義救濟自由主義

以上的說法看似相沖相剋,其實在各有理據之外,也可以相互補充修正。首先,從比較寬廣的時空看來,民主化本來就有進有退,長波前進之後,不免會有回潮,但是,總的說來,前進的波幅較大,回潮的逆流較小,所以,進入民主鞏固境界國家的數目是增加的,比例是上升的。中國大陸如果能夠理順改革、發展和穩定之間的關係,沒有道理不能往民主化的道路邁進。

其次,近年來出現的民主衰敗告訴我們,民主不保證效能,但這不是必然的缺失,可以靠制度安排的修正減少失能情形。就此而言,包括台灣在內的民主亂象,不應該成為大陸拒斥民主的口實。事實上,民主衰敗現象正好提供民主後進國家見不賢而內自省的機會,藉用後發優勢,在民主化的道路上走得更穩健一些。

最後,自由主義和民主政治有著歷史淵源的親近性,但是,完全依賴自由主義作為民主政治的底蘊,的確出現了弊端,所以,近年來,以社群主義濟自由主義之不足的呼聲漸漸響亮。這個呼聲正好與儒家思想可以應和,也是孫中山民權主義思想的精義,大陸方面不妨更積極地面對。

曾經有人認為,儒家思想和民主政治不相容,要引進德先生就得拆孔廟,可是,東亞地區民主化的經驗告訴我們,孔廟其實夠寬廣,孔夫子和德先生是可以做朋友的,孫中山已經引介他們對過話,而且相談甚歡。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中山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大陸 #中國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