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市長涂醒哲被爆去按摩店做半套服務,但他堅稱清白,強調沒有涉及色情交易,且已對爆料者簡俊平提告;同為當事人的按摩女「可樂」講話直白,直呼:「涂市長肌肉真的很硬,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把他弄軟!」

去年九合一選舉期間,各縣市戰況激烈無比,涂醒哲民調一度落後陳以真,在這幾乎快落選的緊要關頭,他竟能擠出時間光顧維納斯養身館,前後大概有4、5次之多,當選後又去了2次,要說他對維納斯養身館情有獨鍾也不為過。

親切接待大哥相稱

維納斯養身館位於嘉義市忠孝路,距離嘉義市政府僅需10分鐘車程。究竟它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吸引涂醒哲一而再、再而三地上門消費?本刊記者實際走訪現場觀察,走進大門可以看到左手邊有3個供泡腳的座位,一旁另有3張做指壓的按摩躺椅,若要做油壓,店內也有包廂可使用。

右手邊的櫃檯上,放著幾位美容師的名片,除了店長曾俊翔和1位沒署名的6號師父,其他5位按摩師:佳苓、芊芊、小羽、泡泡、筱含都是女性。這次跟涂醒哲搞出合照風波的美容師可樂和霏霏,之前在維納斯養身館上班,去年12月中轉戰到相距約1公里、新成立的櫻花SPA養身館。

可樂、霏霏年齡都在30歲上下,長相甜美,很受客人歡迎,不過,只有可樂曾代班幫涂醒哲「服務」過。據悉,涂醒哲每次光顧幾乎都是由店長曾俊翔親自出馬,那天他恰好有事不在,改由可樂替涂醒哲做全身油壓按摩。可樂強調,「我只幫市長服務過1次,而且是在維納斯養身館,不是在櫻花SPA養身館。」

可樂曾在知名的瘦身美容連鎖店上班,指、油壓的功力相當好,但她說,按摩男生跟女生的手法不同,除了施做的重點部位、力道不太一樣,功效也大不同,女生主要是推脂,男生則是活絡筋骨。

幫涂醒哲做全身油壓按摩的過程為何?可樂回憶,那時還在選舉期間,涂醒哲來過好幾次,又是市長候選人,她當然認識,「客人來了,我們都會親切接待,大哥長、大哥短地叫他,這很正常。」

發誓沒按重點部位

由於全身油壓按摩必須在包廂進行,可樂於是把涂醒哲帶到A1包廂,「上半身油壓不用穿衣服,但我們沒有提供紙內褲,所以會請客人換上短褲。」她強調,「一般店家不會提供紙內褲,但我後來去的櫻花SPA養身館,房間裡設有蒸汽浴,有的客人做完油壓會想做蒸汽浴,我怕他們自己穿的內褲會弄濕,才想到提供紙內褲給客人使用,這樣做,我的成本還提高咧,買1件紙內褲要花5塊錢。」

「也有客人在做油壓時,習慣連內褲都脫掉,直接穿店內提供的短褲,但他們又怕不衛生,可能被細菌感染,才會想穿紙內褲。為了做好服務,我們該花的還是要花啦!」為證明自己很努力工作沒偷懶,可樂還拿手機秀出之前手受傷的照片,只見她右手大拇指用繃帶包紮,像個小饅頭一樣,「沒辦法,都是要靠大拇指出力,工作久了就得了肌腱炎。」

可樂說,涂醒哲全身肌肉非常僵硬不好按,要用很大的力氣,光是拇指出力還不夠,必須借力使力。把全身的力量放在手肘上,慢慢按壓穴道,或用手臂去推經絡。按遍全身之後,涂醒哲的硬肌肉果然被可樂按軟了,但她也換來滿身大汗。可樂透露,涂醒哲可能是太過勞累,導致全身僵硬,尤其是肩頸的部位,硬得不得了,「要讓他舒緩下來,得先以毛巾熱敷一下,我再用手肘按壓穴道,這樣他比較有感覺,我也比較省力。」

就算是市長大駕光臨,按摩過程也是從肩頸到雙腳、從背面到正面。可樂說,每個美容師都是技術本位,該按的地方才按,不該按的地方絕不會按到。她發誓,雖然涂醒哲穿著短褲,但自己絕對沒有按到他的重要部位!

簡俊平按摩想襲胸

涂醒哲被爆疑似到按摩店做半套服務一事,消息來自曾是通緝犯的簡俊平。簡俊平上過多次新聞,其中最被熱議的是,2013年因毆傷嘉義縣中埔鄉民代表龔良榮遭判刑五個月,但他未到案執行被發布通緝,逃亡期間竟透過網路結識雲林縣議會之花,還躲在研究室長達81天,兩人甚至把研究室當作砲房。事後,他主動向警局投案,並自曝和議會之花的交往過程。

說到簡俊平,可樂就一肚子氣。因為簡俊平去櫻花SAP養身館按摩,不僅套她的話,還偷偷錄音,甚至用匿名加她微信好友,再藉機下載她、霏霏和涂醒哲的合照,向媒體爆料涂醒哲找她們做半套。

可樂說,簡俊平1月初來按摩2次,當時還自稱是某議員的特別助理,和她閒扯一些政治話題。她因沒有設防,也隨便瞎掰,還膨風說自己和霏霏是涂醒哲的「市長專屬」美容師,孰料這些對話已被簡偷錄下來。

更讓可樂生氣的是,簡俊平除了偷錄音外,還做了一些下流的事情,「他不曉得是不是故意要蒐證我有沒有做色情半套服務,整個按摩過程中,一直手來腳來,不是想伸手摸我大腿,就是要摸我胸部,害我東躲西躲,一直拍開他的手!」

「簡俊平不僅伸出鹹豬手,還一度要『獻寶』咧!我在按摩時,他就把短褲脫掉,還作勢把紙內褲也脫下來、露出『小弟弟』,把我嚇死了!」可樂氣憤地說,她做90分鐘的按摩,累得要死只收1200元,去哪裡找這麼便宜的半套店,想也知道爆料是胡說八道,「我們早在牆上貼出不做色情的公告,不知他為什麼要這樣汙衊我們!」

簡:有證據不怕告

維納斯店長曾俊翔也表示,店裡的人都不熟識簡俊平,他本來懷疑簡是因為追求可樂或霏霏不成,才會想出這點子來報復,「但現在是傷到市長,而且他好像還跟市長嗆聲,到底他要搞我們還是要搞市長,我們也看不懂。」曾說,維納斯的客人很多都是政治人物,採預約制,而他本身是軍人退役,妻子是護士,當過衛生署長的涂醒哲可能對護士有親切感,加上技術不錯,才會跑來按摩。

簡俊平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手上還有關於涂醒哲的某些資料,歡迎涂醒哲來告,上了法院後,他就會把全部資訊攤在陽光下。

涂醒哲:貪便宜才去按摩

涂醒哲表示,他是某天路過維納斯養身館,看到全身按摩只要999元的廣告覺得相當便宜,才會進去捧場;按完後,覺得服務不錯,才會再去。他強調,一切都是純按摩,沒想到卻被抹黃說是「做半套」,目前已按鈴控告簡俊平加重誹謗。

半套店不提供紙內褲

台北市的色情按摩半套店,主要分為2種,一種是租飯店跑單幫,為了避免警察臨檢,還得三不五時就換飯店;另一種則是

有店面,通常以指油壓為名義,以合法掩護非法。跑單幫的價格約1800元起跳,有店面的則在2300元~2500元之間。

業者透露,客人來半套店,只求一時爽快,美容師只要作風大膽一點,會不會按摩根本不重要,因此幾乎已經沒有人在做油壓,頂多就是指壓而已。為節省成本,不管跑單幫或是有店面的業者,很少有人提供紙內褲,有時怕麻煩,連毛巾都不提供,直接使用免洗紙巾。

#涂醒哲 #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