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禁止廢油進口,不禁止出口,國內的生質柴油業者就變死路一條,沒有原料了,再生能源的產業就活不下去了!」全台最大的生質燃油業者承德油脂總經理王明瑞表示。去年9月食安風暴之後,許多專收廢油的大小蜜蜂,在無法銷往地下油行,賣給生質燃油業者又利潤太低的情況下,開始拚廢油出口,最大宗出口目的地就是韓國。

政府去年5月停辦生質柴油計畫後,國內目前廢油合法用途最大宗的,就是工業用「生質燃油」,然而,中油比照一般燃油價格在收購,價錢比柴油低了許多,王明瑞表示,黑心油事件後,國內廢食用油收購價大降,一公斤跌到10元左右,「但是賣到有做生質柴油的韓國去,也不用加工、代工,只是裝櫃出去就好,每公斤利潤多3塊錢以上,2000噸就可以多賺600萬。」

黑心油事件後,其他二家生質柴油業者靖騰能源與新日化,廢油的收購量趨近於零,承德油脂成了國內廢食用油幾乎唯一的合法去處,近幾個月,承德油脂的收購量卻大跌超過一半,王瑞明說,收得到的油只剩1000噸出頭,「估計剩下的出口了,一個月出口的量應該有3000多噸吧。」

依「事業廢棄物輸入輸出管理辦法」規定,廢食用油輸出必須申請各地環保局申請核發許可。經本報記者向各縣市環保局求證,卻僅有一家註冊台北市的泱泱公司,曾於12月向台北市環保局申請廢油出口1000噸。

廢油的實際出口量,無法估計,也無法證實承德油脂短收的廢油流向何處。有廢油回收業者私下表示,「大家是說出口,但有沒有流到食物鏈,沒辦法證實,短期內可能風險還是比較高,所以比較不敢吧。」

對於停擺的生質柴油計畫,王瑞明說,現在廢油在台灣,只能做成廉價的生質燃油,價格上不具備競爭力,導致廢油回收業者拚出口,他呼籲政府恢復生質柴油計畫,否則,生質能源業者現在就活不下去,「等於國家對生質柴油產業已經放棄了嘛。」

大型廢食用油回收業者、尤加利環保公司負責人許東豐表示,也希望台灣可以繼續發展生質柴油,「一個好好的綠能產業,為什麼不做?有了合法的去處,讓油不會亂竄,而且,不做的話,所有靠它吃飯的家庭怎麼辦?」

王瑞明建議,生質柴油計畫重啟後,可以限用於環保署的垃圾車和公共汽車,讓這些政府用車使用100%的再生能源,不僅更環保,減少空氣汙染,而且生質柴油可以比一般柴油便宜,「使用再生能源是國際趨勢,而且我們算過,把國內的廢食用油,全部拿來給環保署的垃圾車用,絕對足夠。」

#環保署 #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