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王位交替,正值中東局勢多事之秋,且沙國與美國關係也摩擦不斷之際,歐巴馬政府對此演變不敢小覷,已在審慎評估新王薩曼上台後對兩國關係可能造成的影響,而《紐約時報》更斷言,這是考驗美、沙長久邦交最關鍵、亂流最多的時刻。

沙國一向是美國在阿拉伯世界最重要的盟邦,但歐巴馬上任之後,對於伊朗和「阿拉伯之春」等問題的處理,都招致沙國不滿,導致兩國關係漸形疏離。

中東問題頻生猜忌

中東伊斯蘭教主要分兩派,一是遜尼派,一是什葉派,沙國主要是遜尼派,伊朗主要是什葉派,兩國可算世仇,當歐巴馬與伊朗就其核計畫談判達成協議時,沙國難免心存猜忌,以為美國別有居心。

另外,在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倒台過程中,沙國認為美國有暗助反對陣營之嫌;但是對於人口主要是遜尼派,卻由什葉派掌權的敘利亞,沙國卻認為美國協助推翻敘利亞總統巴夏.阿塞德的做法不夠積極。

青壯派不滿低油價

美、沙利益有諸多分歧,沙國也試圖走出自己的路,近來壓低油價就是它的傑作。沙國壓低油價主要是針對敘利亞的兩個靠山-伊朗和俄羅斯,讓這兩個依賴石油收入的國家自顧不暇,從而促成巴夏政權盡快垮台。但此舉也讓歐巴馬的外交政策漁翁得利,因為伊朗發展核武和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東部的野心,都因低油價帶來的經濟困境而有所收斂。

中國可能取代美國

多數分析家認為,薩曼上台之後,至少短期內在政策上不會有大變動。問題是,79歲的薩曼年邁多病,之前中風一次,還有老年失智的症狀,他能在位多久也是個大問號。

因此,未來薩曼國王執政,可能更倚重周邊青壯派王室成員獻策,但部分青壯派對壓低油價的做法已頗有怨言,這對石油市場走向是一大變數。由於低油價,沙烏地2015年首季預算將出現赤字。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金林蒙女士說,長遠而言,自中東進口大多數石油的中國可能取代美國,成為沙國「最密切盟邦」;但她也指出,中國現階段無意派兵到波斯灣,因此美國目前還是唯一能提供沙國安全保障的國家,「不管誰當國王,短期內脫離西方不會是沙國的選項」。

#歐巴馬 #美國 #油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