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長大的許明揚,籍貫是台南永康,原在立德大學從事專案執行,因對土地和社會議題的關懷,一直思考著,是否要到偏鄉工作,2009年發生八八風災,他終於下定決心投入社區營造。

辭去大學工作後,許明揚想從事偏鄉社造,改善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卻不知該從何著手,試著寫信給一些社造協會,也寄不少履歷給NGO,卻都石沉大海。後來碰上行政院農委會水保局舉辦農村再生顧問師訓練課程,索性去參加了培訓。

培訓結束後,許明揚從屏東三地門鄉的馬兒部落陪伴工作開始。「馬兒部落40多年前遷村後,文化整個沒落,居住地不足,耕地也不足,要帶他們從無到有,做願景規畫,把文化找回來,」許明揚說。

迄今,許明揚陪伴馬兒部落將近5年,因緣際會接手新化社造協會總幹事,仍維持每周造訪一次馬兒部落,為了不影響部落的社造工作,還找了在地的計畫主持人,並用自己近一半薪資補貼他,「還蠻值得的,我現在孤家寡人,省一點還過得去,但如果沒有這個主持人,就沒人持續串連部落的資源,整個部落好不容易在產業上有一些基礎,可能一下子就消失了。」

社造工作,既辛苦,成效也不一定保證看得到,但許明揚認為,「部落也好,新化也好,我們一直做,一定會有成果。」

#馬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