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團體昨天成立第一個政黨「時代力量」,要從體制外發聲轉向體制內監督。立院日前也通過修法把政黨補助金門檻下修至3.5%得票率(現行規定5%),約40多萬票,大概就可以跨過門檻,得到每年2000多萬元政黨選票補助款。

如果公民團體跨過政黨門檻,每年取得2000多萬元的補助款,大家希望這些錢用來養一批職業黨工,在體制外哇哇叫嗎?答案應該不是。

我們希望公民團體能跨過分配立委席次的5%得票門檻,但要將補助款用於強化黨團人力和能力,在體制內發揮影響力,讓黨團成為決策核心。

各政黨及民意都希望強化國會功能,國會代表民意,民意應該高於黨意,所以國會黨團領袖應該是各黨的黨魁,但我們的體制違背民主原則,以至黨意常違背民意。為改變此不合理現象,未來各黨的資源和權力應由黨中央轉移到黨團。

政黨不應該養一堆職業黨工,應讓黨工志工化,把資源轉移到黨團,增加黨團的助理人數及運作經費。讓黨團發揮影響力,並在立院公開接受監督,如此黨意才會順從民意。

朱立倫打算把國民黨各地方黨部主委全面公職化,優先由各縣市選出的立委或資深優秀議員擔任,走的也還是這個方向。

總統直接民選產生後,台灣政治走向民粹化,與總統承受太多民意榮寵及權力太大、太不受制衡有關。選民應痛定思痛,不要把總統當成皇帝,不要對總統期望太高,更不可以給他太大權力,套句習近平的話「把總統的權力關進籠子裡」,讓黨團成為黨中央。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