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義(右)與毛澤東。(摘自網路)
傅作義(右)與毛澤東。(摘自網路)
邵力子(左二起)、郭沫若、傅學文(女)、張治中在第一次國共和談送毛澤東到重慶機場返回延安。(摘自網路)
邵力子(左二起)、郭沫若、傅學文(女)、張治中在第一次國共和談送毛澤東到重慶機場返回延安。(摘自網路)
黃旭初回憶錄
黃旭初回憶錄

蔣總統料和談很難有成,把人事、軍事、財政布置一番之後,暫時引退,騰出工夫來準備自己的事,而讓李代總統去應付這個難關。

蔣總統到紫金山向中山陵辭別後,下午4時10分偕蔣經國、俞濟時等由大校場乘美齡號專機離京飛杭(中央大員卻都集合明故宮機場送行)。所以只有李副總統趕到握別。邱昌渭、程思遠適由漢口乘軍機到達,遂與李氏同車入城,把在漢各人商定的意見報告李氏。

李圖和局採取行動

李返官邸,即以電話致白,告知蔣氏離京情形。旋即有客來訪,謂蔣先生文告中原有引退字句,後來刪去了,恐怕李先生將來會因此遇到困難。李氏即約吳忠信、張治中來談,張認為這文告早上經由蔣李兩人簽字定案,後來刪改是不合法,請吳祕書長照舊加入引退字句,但吳不允。孫科院長來向李作例行的辭職,他建議:這是關係憲法條文的解釋,可請王寵惠來一談。

王應邀到,他說:「蔣先生此次下野應作引退論,但他辭職未經國民大會批准,而副總統繼任總統也必須國民大會追認,在此法律手續尚未完成以前,李先生只是代行總統職權。」於是李王同車訪張群,請張打電話到杭州向蔣商量,結果蔣同意在文告中加入原文「引退」字樣,這時已是晚上9時,中央社將改正稿重新播送一次,故有兩次。

李副總統同於1月21日發表文告宣布就任代總統職,背起了支撐將傾大廈的重擔!

當日便聽到中共廣播對19日行政院決議的評論,要點是拒絕無條件先行停戰。

李代總統就任的文告說:「總統蔣公軫望國家之艱危,顧恤人民之痛苦,促成和平之早日實現,決然引退,宗仁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49條之規定,代行總統職權。……決本和平建國之方針,為民主自由而努力。……」這是他表示要本著蔣總統引退以促成和平的意思,決心去從事和平。

中共在軍事上占了上風,乘我需要和平的迫切,漫天開價,竟開出了等於迫降的和談8條件。蔣總統料和談很難有成,把人事、軍事、財政布置一番之後,暫時引退,騰出工夫來準備自己的事,而讓李代總統去應付這個難關,如和不成,既可間執和平分子之口,自己也不須負擔和談失敗的責任。

李代總統以明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去進行和平,就任的翌日即採取下列行動:

一、電請李濟深、章伯鈞、張東蓀等共同策進和平運動;二、由行政院決議,派邵力子、張治中、黃紹竑、彭昭賢、鍾天心為代表,並指定邵力子為首席代表,等候共方代表在雙方同意的地點進行和談;三、派甘介侯赴滬訪宋慶齡、章士釗、顏惠慶等,促請他們為和平盡力。23日又派邵力子赴滬與黃炎培、羅隆基、張瀾等連絡。

政府的行動,引起了對方的反應,1月23日中共廣播聲明:一、與南京政府談判,並非承認南京政府,乃因其尚控制若干軍隊;二、談判地點,俟北平解放後在北平舉行;三、反對彭昭賢為南京政府代表;四、戰犯必須懲治,李宗仁亦不能免。

李代總統為使人民和中共明白政府對於和平的誠意,1月24日令行政院辦理下列各事:一、將各地剿匪總司令部改為軍政長官公署;二、取銷全國戒嚴令(接近前線者,俟雙方下令停止軍事行動後再行取銷);三、裁撤戡亂建國總隊;四、釋放政治犯;五、啟封一切在戡亂期間因牴觸戡亂法令被封之報館雜誌;六、撤銷特種刑事法庭,廢止刑事條例;七、通令停止特務活動,對人民非依法不能逮捕。行政院表面上都接受,但留下了一條,不同意取銷戒嚴令。

這些是李代總統就職後3天來所採打開和局的步驟。

因中共聲明要待北平解放然後談判,李代總統特於1月27日致電毛澤東,責其「豈非拖延時間,延長戰禍?」並承認其所提8點建議可作為和談的基礎,要求派定代表早日進行。但因審判戰犯的軍事法庭28日判決日本戰犯岡村寧次無罪釋放,共方反對,要求拘捕重審。

北平投共主客易主

同28日共方另一聲明要求拘捕戰犯,內容是:「南京的先生們要求和平談判那樣緊張熱烈……我們老實告訴你:你們是戰犯,你們是要受審判的人們。你們口中所謂和平、停戰,我們是不相信的。……你們必須動手逮捕一批內戰戰犯,首先逮捕我們12月25日所提出的45人戰犯,你們迅速逮捕,勿使逃匿,否則以縱匪論,絕不姑寬。」儼然以戰勝者自居。

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於1月31日與中共簽訂13項協定,以北平投共,名為「局部和平」。

李代總統2月1日赴滬訪問社會名流顏惠慶、章士釗、江庸、陳光甫、冷遹等敦請他們以中立人士資格北上,打開和平之門,但共方不承認我政府,故拒絕政府代表。

2月5日,李代總統令甘介侯領銜組織他私人的代表團,以顏惠慶、章士釗、江庸、凌憲揚、歐元懷、侯德榜6人為代表,赴平試探和談,但共方又不承認李為代總統而拒絕其私人代表,只許以私人資格赴平參觀,並指甘介侯為「販賣和平分子」而拒絕其赴平。(待續)

#李代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