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成為資本主義思潮下另一股特異獨行的顯學,何以稱它為「特異獨行」?因為社會企業與資本主義定義下的企業,以不擇手段追求最大獲利為目的,有著起點上的不同,社會企業並非以獲利為唯一目的。

社會企業更注重的是兼顧獲利、公平與公益三個面向,簡單說,就是利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或者環境問題,讓企業除了獲利之外,避免剝削勞工、環境、社區、治理、社會公平,同時對社會產生正面效益,但這種論述很明顯背離了亞當斯密所認為市場目的在求得最大利益的論點。

社會企業如此特異獨行,為何又能成為顯學?甚至影響以美國為首的全球企業經營者反思,引發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風潮?其中關鍵癥結在於當前資本主義帶來的巨大貧富差距,皮凱斯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點出,「全球貧富不均的程度幾乎倒退200年,回到18世紀由資本家寡占的狀態」,資本主義的過度擴張,讓社會結構趨於崩壞,市場經濟已經宣告失靈。

市場經濟失靈

社會企業因應而起

輔仁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胡哲生以及雲林科大企業管理學系教授陳志遠在《社會企業本質、任務與發展中》指出社會企業的出現,是因為經濟的蓬勃發展,社會中未被滿足的基本需求,因為就業障礙提高、財富分配兩極、產品供給高階高價化、資源過度耗用昂貴等現象而增加。

當市場經濟失靈現象日益嚴重,而政府福利政策對快速變動的社會需求也力有未逮,加以非營利組織受限於資源的不穩定,這時候才有社會企業此一概念的誕生,期望以企業手段達到社會服務目標。

而隨著網際網路以及各種社群平台溝通工具的出現,加上新的公民自覺與自發的運動,社會企業的出現,改變了非營利組織的思維。

經過各種的實驗挑戰與變革,原本被認為風險高回收低的社會企業,逐漸找出可以擴張與永續經營的商業模式,社會企業的濫觴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為例,它經營的微型信貸業務償債率幾乎達到100%,證明社會企業並非如此脆弱而不可行,過去必須仰賴募款捐助的公益組織,加入商業運作的力量,反而讓公益組織具備了更大的財務自主性。

2014年10月在南韓首爾舉辦的第7屆「社會企業全球高峰會」(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有來自全球50多國,超過千名來賓的參與引起全球關注,社會企業不同經營的觀點,讓傳統資本主義下的企業開始自我反思,認為當前資本主義必須因為社會企業的思維而加以檢討。

社會企業的歷史

社會企業的起源,目前大多指向1970年代穆罕默德.尤努斯首先創立的微型信貸(microfinance),在《窮人的銀行家》書中,描述了全球第一個社會企業的興起以及穆罕默德.尤努斯如何成功扭轉了全球1億人口的命運。

1974年,孟加拉陷入嚴重饑荒,許多貧困人家無法從正規的金融機構取得信用貸款,只能任由高利貸業者宰制,因此啟發尤努斯提供微型貸款給窮人的念頭,並從1976年開始推行鄉村銀行計畫。

他在1976年於孟加拉成立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迄今已發放超過51億美元給530萬位客戶。為了確保還款,銀行使用「團結組」系統。這些非正式的小組一起申請貸款,由小組成員擔任聯合的還款保證人,並互相支持對方努力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隨著銀行的發展,格拉明銀行也開發了其他為貧窮人士服務的信貸系統。除了微型貸款外,銀行還提供住屋貸款、為漁場、灌溉項目、高風險投資、紡織業、其他活動提供經費,同時亦提供其他銀行業務,如儲蓄。

微型信貸償債率將近百分之百,在商業上證明社會企業並非一種不切實際的空談,成為社會企業概念的先驅,社會企業的經營理念以及精神,也隨著尤努斯的努力以及微型銀行的擴展腳步,輸出至美洲、歐洲、亞洲、非洲等全球40多個國家。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引發了全球企業以及公益團體的反省和自思,尤努斯更因此在2006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的肯定。

社會企業發展至今,關注範圍已經從原本的微型信貸,擴展到更多的社會議題,例如教育機會、兒童健康、住家、水資源、氣候變遷等。更多的年輕人以及創業家,導入更多的科技以及商業模式,以社會企業的形式來協助解決社會問題。

台灣社會企業的濫觴

在台灣最為人所熟知的社會企業,或者說,你我最常接觸到的社會企業商品,是2010年4月1日於台灣正式發刊,在台北市捷運出入口以及熱鬧景點,由遊民朋友所販賣的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

The Big Issue(TBI)雜誌於1991年由約翰伯德(John Bird)於英國倫敦創立,每周發行,內容包含時事、社會議題、藝文資訊等,TBI的存在,提供給無家可歸者和短期安置的人們,讓他們有機會透過銷售雜誌給一般公眾來獲取合法的收入。

穿著制服、配戴識別證的販賣者在捷運站外手持雜誌銷售,他們是一群經過徵選及訓練輔導的遊民或弱勢族群,衡量自己的財務狀況及銷售能力,於出刊時用現金批貨,批貨成本是標價的一半,販售所得全數歸銷售者自己所有,可以幫助這些小販們解決造成他們無家可歸的問題,重新取得生活的主控權。

隨著「社會企業」這個名詞慢慢地進入台灣社會,在台灣也呈現不同的樣貌,2013年哈佛商業評論也分析台灣的社會企業呈現三大方向,包括「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成為主流」、「愈來愈多的年輕世代成為社會企業創業重要力量」、「許多社會企業展現了台灣特有的中小企業家精神,正在重塑本地社會服務與商業市場樣貌。」

為什麼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成為主流?胡哲生指出:「社會企業因為社會問題存在,社會企業愈多的領域表示問題愈多,」一語道出台灣許多社會企業集中在與農業相關領域的癥結。

台灣與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不只是數量最多,還連結成了完整的產銷價值鏈,成為台灣社會企業的主流。

#台灣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