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沉悶因為成長緩慢、所得分配不均。產官學可說已有共識,創新是提振台灣經濟動能的最重要藥方,行政院近期成立創新創業政策會報,要加速創新創業的發展、打造台版阿里,國發會也推動國際級創業聚落,協助新創團隊推展全球市場。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這麼說,「低成長不是問題,分配不公平才是,」因為不公的代價是,經濟成長難以穩定持久。傳統的五等分所得分配比與吉尼係數已無法描述當前分配問題, 佔領華爾街運動、史迪格里茲、最近訪台的皮凱提 (Thomas Piketty)、甚至歐巴馬總統2015年國情咨文,都聚焦99% 對上1%之爭,中研院朱敬一研究團隊整理台灣賦稅資料,發現2011年頂尖1%巨富所得占比高達 14.2%,相較之下,最低20%所得組的所得占比只有6.5%,較頂尖1%的所得整整少了超過一半。

分配問題不只在不均,更在財富世襲,中產階級面對無法突破的玻璃天花板,憂鬱、不開心。因此,歐巴馬總統聲稱要關閉富人避稅的漏洞,給中產階級製造一個減輕稅負的空間。台灣於2014年修改所得稅法,將最高邊際稅率由40%提升為45%,但財產遺贈、炒房囤屋的賦稅成本仍低於創新創業。台灣有大量超額儲蓄(2014年約為新台幣1.5兆元),資金大多流入房市而非創新事業,導致房價飆漲,稅制是否扭曲資源配置,值得檢討。

創新具有「贏者通吃」、「創造性破壞」的特性,創新驅動經濟會不會加速分配不均趨勢?應不致於!不論新技術的引進、新產品的開發、或新內容的推出,都會產生顯著外溢效果,有助減緩分配不均惡化。例如,「臉書」讓一位不到30歲的小夥子頓時成為全球富豪,但根據估計,也創造了450萬個工作機會與2,270億美元的經濟價值。

蘋果的創新使之成為首家市值超過7,000億美元的公司,股民同樂,「創造性破壞」的威力打破既有市場均衡,導致Wintel聯盟式微,新首富擠掉舊首富,財富累積不再靠世襲,人人有機會致富。

從總體經濟觀點,創新帶動經濟成長與加薪空間,iPhone 6 的熱賣使apps銷售量增加了50%,作為主要代工者,台灣經濟也相當受惠,2014年出口與經濟成長都較年初預估為優,平均薪資成長率也高於前三年。

擴大創新的外溢效果才能達成包容性經濟成長,其關鍵在於打造一個有利年輕人創新創業的環境。比爾蓋茲、賈伯斯、查克柏格都是青年創業的楷模,即使中國大陸也有不少青年創業成功的案例,相對之下,台灣企業主平均年紀偏高,老驥伏櫪。

台灣年輕人的創意十足,在國際發明比賽,屢屢得獎,但創業維艱,很少成為成功的案例,2014年他們的創意反而宣洩在太陽花學運、九合一選舉上面,震撼了整個政治版圖。創新政策的挑戰在於將年輕人創意引導至創業的途徑。

年輕人創新創業的罩門在於資金不足,尤其創業早期亟需融資與投資的挹注,政府雖推出各種計劃鼓勵研發與創業,但金額有限,缺乏聚焦,審查機制開創性不足,難以孵出台版阿里。為擴大創新的外溢效果,政府計畫應聚焦服務與製造的跨業整合,及大企業與中小企業合作的搭橋。這兩大領域的開創性最大。

針對年輕人早期創業亟需資金的挹注,金融主管機關已決定推出台版「群眾募資(crowd funding)」平台,這項措施,可協助眾多年輕創業者取得資金,政策方向值得肯定,但在風險可控管的前提下,法規限制不能太多,善用大數據分析技術與育成中心資源,應可壓低籌資成本、提升創業成功機率。

#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