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電視、OTT電視、APP電視都已經跨越國界而來,許多年輕人也早就已經透過Youtube與臉書收看影音節目,當此之時,再去看看各界過去一、二十年推動《廣電法》修法未果的一路跌跌撞撞,真是萬千感慨;諸多過時法規早已成為限制影視產業發展的障礙,每一回首,總令人不免生出今夕是何夕之感。

《廣電法》規的條文早已過時者,其中最常被注意到的條文之一,或許是「廣告應與節目明顯分開」。先前業者紛紛呼籲政府對產品置入與冠名贊助鬆綁,但是限於前述法條,根本不可行。後來還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石世豪主委勇於承擔,以行政規定的方式勉強解套,才能嘉惠電視產業。

然而,總不能所有過時條文都用這種方式解套,回歸正途,還是要推動《廣電法》修法。

《廣電法》的修法大方向,一是鬆綁與釋權,政府不該管、不必管、缺乏人力去管的業務,一律不再管,或是授權業者組成的公協會自行管理,這樣一來,主管機關才能夠騰出人力與預算去思考數位匯流時代的前瞻政策;二是產業輔導的若干機制必須入法,針對市場失靈的部分,參酌日本與韓國經驗來修法,以便主管機關依法輔導本土影視產業去迎接國際競爭下的挑戰。

問題是,前述這些修法方向,各界早已呼籲已久,為什麼遲遲無法完成修法?這當然涉及了龐大的利益衝突,以致修法版本經常無法通過立法院這一關。有一位立委曾經私下指出,不管公民團體或立委提出的修法版本再怎麼好都不重要,因為到了朝野協商的時候,往往就變成各黨相互妥協與交換之下的犧牲品。

《廣電法》修法往往不是各黨的優先考量,因此屢屢成為犧牲。形式上是為了立法順利而進行協商,但是實際上經常藏著政商掛勾的暗礁,以致少數人綁架了全民,於是不管通傳會與各界專家學者怎麼感慨與呼籲,《廣電法》的修法始終一再卡關。

新聞與媒體被批評是社會亂源由來已久,最近幾年來在新科技數位匯流帶來的跨界衝擊之下,本土影視產業更已經出現了滅頂的跡象。當此之時,《廣電法》的修法絕對刻不容緩。當然,《廣電法》修法,難免有各界立場衝突之處,不妨求同存異,針對有共識的部分快修。問題是,如果前述卡關障礙不改,修法又何能樂觀?

多位傳播學界的大老都曾經批評媒體內容汙髒不堪,像是拿給豬吃的「豬菜」餵食觀眾。套一句熱門用語,許多媒體生產的就是黑心節目。食品界的黑心廠商已經遭到各界批判,媒體的問題當然更必須解決!

《廣電法》修法到底該怎麼辦?朝野政黨的朱、蔡兩位主席當然必須表態,並以推動修法的具體行動,讓社會大眾願意支持優質「朱、蔡」,從此不必再忍受惡質媒體餵食「豬菜」。

(作者為大學傳播學教授)

#表態 #節目 #媒體 #前述 #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