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已向中方提交確認函,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成為第一個參與亞投行的西方社會先進國家,也是美國最為親密盟邦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成員。

自2014年中國在金磚國家峰會宣布籌建以來,國際間即一致認為,亞投行成立,將對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WB、國際貨幣基金IMF,乃至日本主導營運的亞洲開發銀行ADB直接構成挑戰。因此,對於英國首相卡麥隆幾乎未與美國事先磋商,逕行申請倍感不安和不滿,不但大大惹惱了美國歐巴馬總統,也讓白宮當局擔心可能引發先進國家紛紛迎合中國的新潮流,勢必嚴重不利於美國全球經濟戰略大布局開展。

中美布局角力 美英翻臉

美國這次對於數十年來一直是西方政策主心骨幹「美英特殊關係」的嚴厲譴責,是一次罕見的翻臉,當然積極凸顯了美國對中國試圖創建「新一代世界級開發銀行」的擔憂,唯恐金磚銀行及亞投行之類銀行,有可能挑戰所有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全球機構。

美國白宮國土安全委員會的質疑重點在於,由中國牽頭的亞投行之經營管理能力,是否能夠與世界銀行或地區投資銀行相提並論之問題。因此認為,英國「一味迎合中國」,絕非是先進國家社會面對「世界新興崛起勢力」的最佳作法,並嚴肅看待英國沒有事先知會及與美國討論之舉,而提醒要警惕英國之「過度向中國傾斜」。

不過,卡麥隆立即回應指出,英國主要還是基於英國本身的國家利益,不認為此一決定有錯,也不致會損害英美關係,且亦認為英國之加入亞投行,可有助於亞投行的透明度,更可以加強其銀行經營管理能力。辯稱英國應該在亞投行成立之初就參與,會為該行填補了為亞洲基礎設施提供融資的重要空白的重大作用,讓英國得以和亞洲經濟能力,創造共同投資和成長的舉世無雙的機遇。更預計,其他西方國家也會隨後跟進參與,事實上也確有不少先進國家私下對亞投行反響相當積極,因為多數國家確認,亞投行之成形與有力開展,應該已然定局,勢無可擋。

英國加入 開啟台灣契機

但是,歐巴馬政府還是擔心,一旦北京掌握亞投行的最終否決權,不啻將使這家開發投資銀行,變成為中國外交政策的新工具,進一步挑戰美國在全世界跨國際金融組織的領導地位。尤其是白宮早在2014年中就一直在積極遊說其他包括澳洲及南韓等盟友國家不要加入亞投行,當時東京固已表示日本不太可能會加入亞投行,但是澳洲國內對是否加入亞投行尚有激烈爭論,前總理陸克文直指不加入,將會是澳洲的莫大損失;南韓也在積極考慮是否正式加入。

其實,此次英國的正式加入,也正開啟了台灣對亞投行積極參與新契機。主要的著眼應該是在於,早在2014年11月6日中國習近平主席就已經拍板決定設置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分別先期出資500億美元及1,000億元人民幣,幫助海陸兩條絲路上,包括26國家或地區建設發展,以形成新世紀的歐亞非跨國戰略與經濟整合平台。

台灣應該藉由這一具有高度實體經濟價值的跨國性平台,促進深化對大陸內需市場的攻勢戰略,有效紓解延燒多年的「悶」經濟困局,並能順風車開展對歐亞非跨區域經濟市場的融入機會。

相信馬英九政府團隊應該會重視並積極掌握這樣子難逢的「柳暗花明新契機」,但祇是理盲濫情的「自閉主義」大民粹及激越仇中反中的反對黨派,會不會也能忽然前瞻頓悟,願意全力支持爭取加入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則不免引人戚憂不已。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中國 #英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