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羅斯專家協助設計下進行IDF戰機作戰能力提升計畫。(漢翔公司提供)
在俄羅斯專家協助設計下進行IDF戰機作戰能力提升計畫。(漢翔公司提供)
我與蘇愷27戰機失之交臂。(阮大正提供)
我與蘇愷27戰機失之交臂。(阮大正提供)

編者按台灣漢翔公司去年6月證實在俄羅斯專家協助下,已完成空軍所需第三代戰機設計,新機型為雙發動機並有短場起降功能。證實「聯俄制中」策略在「禁聲無言」原則下,數十年來都是國民黨、民進黨執政者一脈相承的思維。作者以資深媒體人角度依可循脈絡,道出箇中艱辛。

俄國原擬售台的Su-27戰機改售中國大陸,於1992年6月飛到大陸燕湖機場。

台灣漢翔公司證實,在俄國專家協助下,已完成空軍所需第三代戰機的設計,新機型為雙發動機並有短場起降功能。漢翔公司是以中華民國和俄國於1991年時雙方所簽訂的「超音速飛行」科學研究計畫,進行新機種的研發。也證實了新加坡《海峽時報》報導:「台灣已經在俄國專家的協助下,完成第三代戰鬥機的設計,以彌補已經沒有指望的對美軍購案。」

破冰之旅先盛後衰

此一消息, 證實「聯絡蘇俄制約中國大陸」策略,在「禁聲無言」原則下,數十年都是中華民國因應國際環境與突破現實需要的思維。數度與前蘇聯暨現今之俄羅斯政府在政治、軍事、經濟互動上斷斷續續的努力和調整,終能「破冰」而出,可說是「質」的突破。

中華民國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後,俄羅斯對陳水扁的台獨言行有相當的不安全感,放緩了進度。直至馬英九執政,在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重新奔走聯繫下,才取得雙方繼續推動「超音速飛行」科學研究計畫的實質進度。

1991年12月,蘇維埃聯邦正式解體前夕,與中華民國行政院國科會主任委員夏漢民暨黃孝宗、施鴻志、孟憲鈺、羅致遠等人,以科技交流名義,在12月8日赴德考察後,在法蘭克福轉機飛莫斯科,表面理由是參訪蘇聯工業。

一行人藉故到蘇聯國家科技委員會,與蘇聯代表見面,進一步洽談台灣投資蘇聯電信事業,和蘇聯出售當年最先進的戰機蘇愷(Su)27戰機100袈給中華民國事。蘇愷27是冷戰期間,蘇聯為反制美國F-15戰機而設計製造的第四代戰鬥機,設計要求長程、重武裝、及高標準的操控靈活性。

雙方在會談中達成多項協議:1.中華民國可立刻選派兩名飛行員到蘇聯接受蘇愷27的飛行訓練,培訓成為種子教官。2.蘇聯以每架3500萬美元價格出售100架蘇愷27給中華民國,後續的組裝維修,技術轉移,及10年的零件充分供應。3.蘇聯將在1992年3月,以參加台灣商展、裝運商品名義,開始以每次兩架蘇愷27戰機裝在大型運輸機中,直飛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由蘇聯技術人員拆箱組裝,清泉崗機場即為蘇愷27基地。

雙方並公開簽訂「超音速飛行」科學研究計畫,以兩國的國科會為合作窗口,避免國際間察覺。這分協議由當時任國科會主任委員夏漢民與蘇聯副總統Rudskoj代表雙方簽字。

惜因美國獲知情資後,向台灣施壓而終止購機作業。俄國原擬售台的蘇愷27戰機,改售中國大陸,於1992年6月飛到大陸燕湖機場。中國方面還向蘇聯大量進口軍事裝備,取得技術。蘇愷27戰機是解放軍當年對台作戰最具威攝性的主機種。在中共屬於第三代戰機(現已逐步汰換新型機種)。同時也加速了美國出售F-16給台灣的決策。

1992年10月,中華民國國防部因購得F-16及幻象2000-5型戰機,決定將原來生產250架IDF經國號戰機計畫,縮減為130架。美國早年售予台灣的F-16A/B型機種,非但技術未予轉移,又是最陽春的,F-16自1992年使用至今已有23年,早達汰換狀態。

美國迄今連F-16C/D型戰機都不肯售給台灣,因此軍方決心研發第三代戰機,轉而向俄國尋求協助與合作,由於俄國專家相當了解蘇愷戰機的性能,得以略為彌補兩岸空軍軍力差距之失衡。

海峽中線我消彼長

在日本開始擁有F-15、F-16,台灣從美國採購F-16、從法國引進幻象2000-5等三代機之際,中國大陸陸續引進的蘇愷系列戰機(含蘇愷27、30),強化了大陸空軍戰力。2011年6月29日,中共2架蘇愷27戰機,曾經短暫飛越中線,試圖攔截一架美國U2偵察機。海峽中線被視為中國大陸和台灣非正式空界。

中華民國在美國阻擋下,未能購到蘇愷-27,是李登輝時代第二次和俄國軍事科技合作的破局。第一次是蘇維埃聯邦解體後,第二年冬,包括科學家在內許許多多人,在政府部門經費無著下,過著極節儉困苦的日子,所有的研究計畫,多半停頓。

民眾日常生活處於經濟壓力下,生理與心理上在北極冰風暴中顯得冰冰冷冷,幾許人間滄桑辛酸盡覆蓋於皚皚白雪下。當時是俄羅斯經濟陷入最困窘的局面時期,中華民國政府本可用以貨易貨方式,大力支持俄羅斯經濟,而從交易中輕易獲得大量先進科技和軍火利益。都因美國自身利益考量下,從中阻止,讓中共得利,坐收俄國大量先進軍事、航太科技,急速竄升為軍事強國。(待續)

#中華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