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事故已過了4年,當地農民仍無法走出困境,即使農作物已證實並無輻射汙染,消費大眾仍存有疑慮。

■Four years after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farmers still struggle for viability.

日本核災事故4年後,神野已準備好在距福島第1核電廠僅40公里遠的一塊農地上全面種稻。去年秋天完成的最新檢測報告顯示,其農地試種的作物輻射量已低到難以檢出的地步。

儘管如此,就算開始種稻,由於當地飯館村仍禁止道米供作商業用途,神野並不能販售其稻米收成。

採取與其他農夫不同的做法,神野主要是靠一己之力進行農田消除輻射汙染的工作,之前試種的稻米在收成後也捐做公益。

核災區稻米 行情低迷

除了飯館村,在離核電廠更遠的福島縣其他地方,即使稻米商業用途已經解禁,但來自福島縣核汙染產地的汙名迫使農民只能以低於市價的行情銷售自家稻米。

福島縣農業規劃局局長佐藤指出:「稻米產量雖仍遠低於核災事故前的水準,但已開始回升,價格則因消費者對福島產品仍有疑慮而持續低迷。」

消費力不足並非該區的主要問題,東京電力公司過去幾年總計已撥出幾百億美元的補償金給當地的受災戶,神野家鄉飯館村由於被認定為仍不適合長期居住,因此居民都獲得東電公司住宅補償金。東電去年12月指出,擬於2016年2月終止對受核災衝擊的商家支付補助款。

2011年3月11日,一場驚天動地的大地震引發海嘯,海嘯並淹沒福島核能發電廠,接下來幾天核能發電廠的3座反應爐先後發生爐心核熔解,導致輻射物質大量外洩。

幾周後檢測報告顯示飯館村為受汙染最嚴重的災區之一,並強制要求6,000名村民全數撤離。

經進一步檢測則顯示幾乎所有的輻射汙染來自於放射性碘與銫,前者可迅速衰敗,通常幾周內就會消失,但後者的問題最大,至今仍是當地最感頭痛的遺毒。日本政府在災後宣示,會在2016年前完成飯館村所有農地的除汙工程,但迄今除汙工程進度只完成18%。

科學除汙 作物無輻射

由於政府除汙動作太慢,神野不想等,他便在2012年就決定和東京大學的科學家合作,在其一小塊的農地上進行除汙的工程。去年秋季他終於盼到好消息,其農地上長出的作物測不到輻射物質。

神野去年秋收的稻米收成量約430公斤,但礙於不能販售的規定,他全數捐作推廣福島農產品的義賣活動之用。

神野表示:「我們不希望博取同情,而是以科學數據來得到消費者的認同。」

福島=輻射 汙名難解

福島縣其他地區雖無禁止販售的規定,但受到可能有輻射汙染的疑慮衝擊,福島農產品至今仍面臨難以銷售的困境。

福島地區的大盤商幕田表示,他之前主要是將福島縣農民的產品收購來後,轉賣給像是百貨公司熟食店的客戶,核災事故後,他的業績重挫8成,由於福島產品很難賣,有些客戶還趁火打劫,說願意以「市價5折」幫農民度過難關。

#核災 #福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