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前總統評論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的逝世,引用美國政治學家杭廷頓的話:「李登輝過世的話,台灣民主還能留下來,但是李光耀過世,制度無法留下。」李登輝說,這是他和李光耀不一樣的地方。

的確,台灣的寧靜革命成就了李前總統「民主先生」的令名,歷史將會記錄下來。如果台灣以李前總統的成就及台灣的民主轉型為榮,那麼,我們想請教李前總統,他如何評價由他一手推動成立的台灣團結聯盟,從反服貿到最近反M503航路的不理性的乖張舉措,符合李登輝想要留下的「民主」原則嗎?

為了抗議大陸啟用M503航路,台聯到總統官邸潑漆、霸占國會殿堂讓議事空轉、衝進立法院大門、在馬英九總統參加忠烈祠春祭典禮時丟鞋,這種不談道理的暴力衝撞,符合民主精神嗎?

如同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在回應台聯時所說:「兩岸關係要務實執行,不是喊口號。」要喊反M503的口號很容易,M503航路是國際航路,有助飛安,除非台灣與世界為敵,讓台聯當家處理M503航路問題,會處理得比國民黨好嗎?事實上,兩岸這次談判M503的爭議處理,雙方各有妥協,是很好的溝通模式,美國國務院也讚許台北與北京就航道達成共識,認為這是雙方以協商對話處理各項議題的範例。

這次成功的談判,其實示範了兩岸積木式政治談判模式的可行性。兩岸政治定位問題極為棘手,被公認是不可能解決的。如果不追求一次性終局解決,僅就雙方共同認定有急迫性,必須盡快解決的議題展開談判,一步一步堆疊出具體的、雙贏的談判成果,將可逐步解決兩岸政治分歧,建立兩岸長治久安的政治關係。

客觀持平言,從陸方的立場來看,近年來大陸長三角至珠三角地區航班快速增加,A470航路擁擠不堪、班機經常堵塞,已不敷使用,確實有開闢新航路的迫切需要。這是台灣看待M503問題時,必須具備的同理心。

此外M503航路並非畫在台灣有效治理的領海之上,屬於國際空域,不在台灣所屬的飛航情報區,而屬於上海飛航情報區,M503航路已獲得國際民間航空組織(ICAO)同意,台灣方面難有國際法上的權利主張。但陸方仍在考量「心理層面」與「社會觀感」,做出許多重大讓步,不能說沒有釋出善意。

我們一一列舉陸方有哪些善意讓步,台聯大概已經聽不進去,不如改用幾個問題,反問台聯。一、M503航路,從海峽西側4.2浬,西移為10浬,台聯談得到嗎?二、大陸原來不只開設縱向的M503航路,還劃定橫向的W121、W122與W123等3條航路,這些橫向航路不啟用,台聯談得到嗎?最後一問,若陸方執意開啟上開航路,台聯拿得出對策嗎?難道要像台聯立委周倪安主張的「來一架打一架」?

可以這麼說,M503航路爭議的解決範例,不只是兩岸和平派的雙贏成果,退萬步言,排除掉政治算計的成分,也是一貫主張台獨的台聯的「另一種贏」。因為,M503航路西移6浬,意謂著限縮了中共在台灣海峽的軍事空間。就如同國安局長李翔宙所說,M503航線是屬於商用的國際航線,因此中共戰機作戰巡弋範圍須內縮,對我國防安全相對是一種隔閡上的保障,也增加我防空預警的縱深。中共的官員則更白話的說:M503航路以前是大陸的軍機在飛,現在則由民航機在飛,軍機或民航機哪個比較安全?

這難道不是口口聲聲國防至上的台聯所要追求的嗎?但為了滿足反中的情緒,台聯拿不出道理面辯論,只能扣李翔宙一個「中共的國安局長」的帽子。這一點,也可從民進黨對M503航路僅停留於反射式的「口頭反對」,卻無實際行動即可看出,台聯霸占主席台不見民進黨聲援,因為民進黨也知道反M503航路在道理面上站不住腳。

台聯無限上綱反中,荒腔走板上演民主鬧劇紀錄多不勝數。為了因應「兩岸戰爭」,台聯立委周倪安要國防部找非洲黑人當傭兵,「這樣兩岸打仗一眼就認出敵我」;談到故宮文物,說要歸還中國,「因為這是他們的東西」;王張規畫金門會,這位立委腦袋倒退一甲子到1958年的八二三炮戰,說會「引清兵入關」。

我們不能不問台聯精神領袖、「民主先生」李登輝,你支持台聯的民主鬧劇嗎?你到底是反中還是追求民主價值?如果是後者,那麼請約束台聯。

#M503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