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601旅作戰隊副隊長勞乃成中校讓藝人李蒨蓉等登上阿帕契直升機並拍照,媒體鋪天蓋地,名嘴見獵心喜,網民含沙射影,立委見縫插針。至於原生產商──美國,主流媒體不著一詞,官方簡單回應一句「這是台灣內部事務」。台灣覺得動搖國本,美國根本不當回事。

美國為什麼懶得理睬這件事?因為阿帕契的座艙根本不是機密。如果勞、李因為洩密罪站上法庭,什麼都不必說,只要請法官看一看美國Discovery Channel攝製的阿帕契專輯,即可說服法官:捲起千層浪的那張照片,其所洩露的「機密」,恐不及專輯的千百分之一。

阿帕契原型機在1975年9月出廠,即將屆滿40年。至今已生產約2千架,全球共有15個國家使用。台灣使用的阿帕契「AH-64E型」,至少印尼、沙烏地阿拉伯、韓國等國也都獲得美國同意出售。

筆者在美國曾不經心的拍到一艘軍艦的推進器槳葉照片,被安全單位要求消除影像,以免洩密。但筆者也在美國登上過阿帕契的座艙,拍照留念,且有專人導覽;筆者還曾登上「神盾」艦的駕駛台,也曾進入F-16戰機的座艙,同樣都拍照留念。也就是說,關鍵在於是否依規定辦理。

動輒得咎誰敢勇於任事

所以勞乃成讓人登機,並未觸法,而是違反軍紀,即違反門禁管制或會客等規定。這當然應予懲處,可是竟然牽扯到他的上級、上上級、上上上級……,株連極廣,猶恐不足,連國防部長都要為中校的錯誤而道歉。莫非日後辦事員犯錯,市長就要改選?有人蓄意用「區區中校」一詞以貶損勞乃成,既是「區區」,又為什麼上綱上線?有人把勞的姊姊也肉搜出來,包括她的職業、評價等。試問,她的姊姊與這起事件有什麼關係?

此時此刻,對勞、李落井下台,實在廉價,既顯示自己的義正辭嚴,又不必承擔任何風險。平常說些什麼,還要想想有沒有涉及誹謗,擔心對方提告。這個時候,對方是過街老鼠,彷彿誰都可以對之丟石塊,宰殺由人。於是有立委為了明年的選票與日後的權勢,有名嘴為了今天的收視率與明天的通告,爭先恐後,盛氣凌人,或擺出三娘教子的姿態,或擺出「三作牌」(柏楊語)的架子,彷彿個個都是正義化身。其自我托大,無與倫比。

這種打落水狗的心態,牆倒眾人推的惡習,浮躁盲從的修理不落人後,就是台灣經常掛在嘴邊的「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有人批勞,說他面對檢察官偵訊時顯得不在乎。「不在乎」的表情是泰然自若、氣定神閒。曾聞出色的戰機飛行員在發現敵蹤時,心跳不會超標。我們對軍人的期望,不正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氣概嗎?

繼洪仲丘案之後的阿帕契案洩漏了國軍最重大的機密,那就是國軍經過再一次全民公審後,還有多少精神戰力可言?在人人皆曰可殺的氛圍中,一支尊嚴掃地的隊伍,一支榮譽蕩然無存的隊伍,要如何執干戈以衛社稷?全軍風暴使得國軍動輒得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何來勇於任事的國軍?

成了有槍枝的弱勢團體

護漁,要仰仗國軍;救災,要仰仗國軍;處理豬瘟雞瘟,同樣仰仗國軍;年節輸運,還是需要國軍幫忙。可是轉瞬之間,頤指氣使,像罵孫子似的斥責國軍。我們一方面希望軍人為國效命,誓死不屈,要他們個個都是大丈夫;一方面卻又將之作賤至極,無所不用其極的鞭笞,欲其成為小媳婦而後快。無怪乎早有人說,國軍,不過是有槍枝的弱勢團體罷了。

#阿帕契 #勞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