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正掀起「一帶一路」及亞投行熱潮,特別是亞投行吸引全球五大洲的50個國家或地區參與。連一向被美國視為親密盟友的許多歐洲國家亦無視於其百般阻撓,接二連三地搶搭亞投行列車。坦然言,亞投行堪稱21世紀最大型的國際組織,也是一場國際政治再平衡的里程碑,而面對這難得的際遇與契機,台灣豈能置身度外?

但當政府有意申請成為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之際,卻遭在野人士的極力反彈及杯葛。他們不僅對大陸所主導的亞投行嗤之以鼻,也抗議並質疑政府加入亞投行過程遭到矮化,他們更指控政府黑箱作業,情節猶如服貿的翻版。

朝野內鬥數十年、政治凌駕經濟之上,讓台灣只能在家裡啃老本,走不出去,經濟表現也因而節節敗退。平實而論,李登輝任內採「戒急用忍」政策;陳水扁任內則採取「積極管理、有效開放」,這種近似鎖國的兩岸政策,讓台灣錯失中國經濟成長契機。爾後,泛綠人士逢中必反,對於兩岸政策不斷地阻撓及杯葛議事,也讓台灣付出極大的代價。

直自2008年6月,海峽兩岸兩會恢復制度化協商以來,迄2014年4月已簽署21項協議,涵蓋經貿、金融、交通、社會、衛生及司法互助各層面,不僅超越過去60年來的發展,各項效益也一一浮現。有道是,團結力量大、合作才能創造雙贏。

遺憾的是,前年6月所簽署的《服貿協議》,在太陽花學運後,確立「先立法再審服貿」下落幕,即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開服貿協商審查,服貿因而動彈不得,台灣服務業也喪失許多先機,只能眼睜睜看著到手的肉被搶食。

許多數據亦顯示,太陽花學運後,兩岸經貿交流雖持續往來,但卻出現明顯減緩趨勢。如去年陸資來台投資就較前年減少了4.25%,今年仍持續下降。再一方面,因服貿未過、《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草案亦卡關,台灣想加入TPP及RCEP,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機會更顯得遙遙無期。

尤有甚者,今年二月原擬於金門舉行「王張會」無預警破局,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請辭,凸顯兩岸關係已吹起變奏曲。兩岸經貿發展可說是停滯不前。如今,台灣擬加入亞投行又因名稱及身分鬧得沸沸揚揚,更添許多變數。有論者謂,民進黨以台灣被矮化為由,反對加入亞投行,那當年台灣在亞銀名稱被改為中國台北時,為何不宣布退出?顯然是充滿政治算計。

2016總統大選將至,在政黨利益掛帥的前提下,經濟問題泛政治化現象又搬上檯面,舉如矮化國格、黑箱作業、親中賣台等選舉口號不絕於耳。這種政治操弄及統獨鬥爭,只會撕裂社會的平和,無益於台灣的政經發展。試問,對於一個以出口導向為主的台灣,豈能一直自陷於反中、恐中的框架?

當全球化已蔚為風潮,各國都覬覦大陸這龐大的世界市場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建設商機時,台灣還有惡鬥內耗的時間及本錢?若一味地抗議,朝野無法同心協力,那台灣恐怕只有繼續深陷囹圄,愈來愈被邊緣化;當經貿立國的台灣毫無新加坡小國崛起的智慧,無法加入國際組織,無異於被世界孤立,成為名實相符的「亞細亞的孤兒」。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

#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