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百年大旱以及水庫蓄水量持續探底的衝擊,新北和桃竹地區已於八日起實施「供五停二」的第三階段限水措施,讓區內民眾為儲水、買水忙翻天,商家更是大嘆生意做不下去。而同樣處於久旱狀況下的高雄,經濟部也正在評估是否要提前啟動限水措施,讓鋼鐵與石化業等工業用水大戶只能剉咧等。

台灣南北地區先後都將面對的限水「新體驗」,看來對大家而言可能只是一種「先聲」。踵繼限水之後,也許過不了幾年,我們大家就有機會面對限電的另類「新體驗」。但有別於限水是肇因於極端氣候引發的「天災」,台灣如果真的要實施限電措施,則主要將是源於政策反覆的「人禍」。而就影響與衝擊面來看,面對限水,也還可以透過事前儲水與水資源回收循環再利用來應對;但如果一旦限電,已發的電既不能儲存,也無法回收循環使用,衝擊影響可想而知。

為何說台灣不出幾年,就可能面臨限電的浩劫,立法院八日初審通過「非核家園推動法」,明定現有的核一到核三廠不得延役,興建中的核四廠不得領照運轉,此一條款一旦獲得院會三讀完成立法程序,則專家預估台灣在2018年就會出現電力嚴重缺口。而更準確的說,估計到2016年台電的備用容量率將降至3.1%,遠低於7.4%的警戒線,屆時限電恐將無法避免。是則立院的此項初審決議,不啻扮演著讓台灣提前進入限電「新體驗」臨門一腳的關鍵角色。

檢視立法院此一頗具爭議,甚至被認為是太過草率的決議動作,我們認為倒是不能全怪主導此事的民進黨立委的「趁虛而入」。畢竟包括民進黨和國民黨的黨主席,都曾公開表態支持「非核家園」的理念,是則審查會做出核四不發照,核一至核三不延役的決議,可以說其來有自。更何況審查會不只通過廢核條款,同時也通過另一條文,責成政府應推動產業結構調整,減少發展高耗能產業,增加替代性之潔淨能源,並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建構節約能源基礎設施,以逐步停止核能發電。

整體看來,立院一方面做出廢核決議,另方面也提示政府應做好全面廢核的相關配套,最後如果真要實施限電,還可怪罪是行政部門的失職,堪稱是刀切豆腐兩面光。

循此推演,看來包括原能會主委所擔憂已衝擊行政院現階段的能源政策與規劃,以及台電所提醒不出三年台灣就要面臨限電危機等反應,反而凸顯行政部門面對已經倡議逾二十年的反核四、非核家園議題,其實是心存僥倖,並未真正推動停止核能發電的相關配套措施。

在稽延這麼久都沒有採取行動的情況下,立法院的廢核決議的確帶來震撼。畢竟缺電不像缺水可以臨渴掘井甚至望梅止渴,籌備新的發電機組需要10年的時間,同時改採燃煤或燃油,有增加碳排放量的變數;要發展再生能源,也難以迅速彌補廢核所留下的巨大電力缺口。

在開源不易的情況下,節約用電當然是另一種選項,但是隨著國民所得的提升,用電需求易增難減,尤其到了今天的網路知識經濟時代,維持經濟運轉或個人生活作息,對電力的依賴性更高,實在很難想像一旦宣告分區停電或比照限水供幾天停幾天所可能帶來的災難性後果。

經過這樣的檢析,具體以言,實現非核家園不只是政治正確,無疑也是大家的期待,只不過追求理想還是要築基於現實。過去固為反核尚未成為主流,行政部門心存僥倖、因循觀望,卻未認真推動相關的配套措施,自有可議之處。但是如果廢核條款真照審查會決議通過院會三讀,在配套不及的情況下,不出三年就要出現限電危機,這將是台灣不可承受之重。因此兩害相權,我們呼籲包括政府與反核團體,以及立院朝野委員,誠應擱置各自的堅持,務實整理出各項備援方案的時間表,在確保不致出現限電的前提下,務實走向非核家園的終極目標。否則,一旦國內工商團體負責人賭氣的話語「大家就來面對缺電、限電的日子吧!」果真實現,則台灣恐將陷入全盤皆輸的劫難了!

#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