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蒨蓉說「這有那麼嚴重嗎?」確實,她說得對。本來是一群朋友去看插秧,結果去看飛機,哪知會這麼嚴重。要撤職、判刑、沒收退休金,對不起國家栽培。李蒨蓉還道歉不迭,說要終身做國軍志工。

這本來就是一張單純的出遊照片,要不是李蒨蓉是美女,怎會這麼嚴重?如果是個普通女子拍照,絕對吵不起來。結果在仇富仇軍心態下,演變成這麼嚴重。

阿帕契直升機,不是機密,不是「要塞堡壘地帶」,其外觀內艙照網搜可見,即便是頭盔,國外軍官也有拿著往小孩頭上套的事。國軍在親民政策下,開放營區歡迎大家參觀是必然。空軍基地為了穩定飛官家庭,過去就有請眷屬到機場聯誼的慣例,讓他們知道丈夫在做什麼,培養榮譽感,軍中還設「俱樂部」交誼。在交通不便的時代,軍運輸機還可載平民來往,有次機撞圓山,台南一個眷村中許多坐該機趕開學的學生都殞命,眷村裡愁雲慘霧。當時,從未聞這會「洩露軍機,軍紀蕩然」,而且軍紀也好得很。

當年的鄧麗君就有坐在戰鬥機艙戴飛行頭盔的照片,還廣傳激勵人心。阿帕契直升機邀人來參觀也不是一次了,若這真是洩密禍國的嚴重大事,勞乃成中校會讓人拍照廣傳嗎?他的長官也如此做,難道軍方都不知道嗎?

說軍方在怠職包庇,軍紀蕩然,實屬欲加之罪。就是此事沒什麼嚴重,但外界吵成這樣,只好配合退讓,拿勞乃成來犧牲息事。

若說會洩密,陳水扁時代的考試院長姚嘉文,公器私用搭海巡署的警艇帶著鄉親出遊綠島,阿扁自己用空軍一號帶江霞等親友去提親,把軍人當下人來用,破壞國軍精神與榮譽,憲兵還高喊「您是我的巧克力」,這些問題不講,有什麼資格批評軍人沒有紀律?

「有那麼嚴重嗎?」當時洪仲丘帶個手機入營,被關禁閉,大家都這麼說,說是軍中小題大罰,不人道,最後鬧得軍法廢棄,軍隊地動山搖;但今天同樣的手機自拍,軍方認為沒那嚴重,卻又被罵是白目、包庇、特權,種種不堪的折辱又加諸軍隊,連最高軍事將領都記過罪己,最後又扯到是馬英九要負責。這些都極荒謬。

為洪案,軍中不管了,把禁閉室廢掉了,又被監院糾正,只好恢復,但沒人被禁閉,禁閉也是極輕鬆,像度假。軍隊如今嚴也不是,鬆也不是,怎樣都被罵。

其實,一切的問題還是這30年來的老話:「誰讓軍人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更嚴重的是:「這有那麼嚴重嗎?」犧牲個勞乃成,有這麼嚴重嗎?(作者為公務員)

#李蒨蓉 #阿帕契 #勞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