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間接促成了亞洲國家的權力重組。中國與俄羅斯、中國與南韓、日本和印度3個組合之中,以中俄關係的急速升溫最受矚目,已逐漸威脅到美國的霸主地位。

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與外長王毅近期先後訪問莫斯科,兩人都獲得俄方高規格的禮遇,普丁總統更以「史上最好」4個字來形容中俄關係。自從去年普丁與中方簽署總額4千億美元的天然氣協議與貨幣互換協議,雙方並舉行東海聯合軍演後,中俄間就始終維持蜜月關係。雙邊高層今年仍會維持高頻率的互動,只是習近平主席與普丁總統間的私誼,能否將雙邊關係提升至戰略夥伴層級,仍須進一步觀察。

烏克蘭危機與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措施,深化與廣化了中俄在政經、軍事、能源、投資、人文與科技領域的合作。目前雙邊貿易額已達到1千億美元,預期5年後能突破2千億美元。去年底普丁公布第11次的國情咨文,清楚呈現俄羅斯重返強權的藍圖不外乎「近交遠防」、「拉歐制美」、「重返亞太」等3大戰略。包括中國、印度、越南、北韓、蒙古在內的26國元首或政府首長承諾出席5月9日莫斯科舉行的紀念二戰勝利紅場閱兵典禮,就顯現出普丁「近交遠防」的布局。俄羅斯加入北京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更落實了俄羅斯的「東向」政策。

中國的對外開放政策與俄羅斯的東向政策,目前已出現戰略交匯與對接的跡象,為中俄未來的共同發展創造歷史機遇。北京堅信,「一帶一路」的戰略規畫是為打通歐亞大陸的通路,既有助於俄羅斯遠東地區的開發與建設,也能為中俄建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奠定基礎。

美國的再平衡戰略是導致中俄關係愈趨緊密的主因。北京抗拒美國的圍堵戰略,莫斯科則不滿北約持續東擴,減縮俄羅斯的戰略緩衝區。從中俄去年5月的東海軍演與今春的太平洋軍演、雙方聯手抗拒美國干預周邊國家的「顏色革命」,至中俄加速「蘇愷35型」戰機交易談判,都顯示出北京與莫斯科的合作愈積極,亞太安全情勢愈可能受到衝擊。

中俄聯手必然各有戰略意圖,若就現階段而言,雙邊合作至少產生互補作用。莫斯科親近北京可以紓解歐美國家制裁的壓力,中國亦能從俄羅斯獲取預想不到的先進武器和軍事科技。然而,中俄無論擬定何種戰略目標,雙方只要形成軸心,就必然挑戰美國的單極霸權,進而瓦解美國主導的全球政經秩序。

中俄高層互動頻仍雖提升彼此的政治互信,但雙邊關係仍難避免結構性的阻力(歷史經驗、地緣因素或文化認同)。迫於現實需求,中俄自會尋求合作,至於能否結成軍事聯盟,仍視西方對俄羅斯制裁政策的後續演變,制裁時間愈長,期間的變數也就愈多。

現階段中俄雙方似乎皆在外交上虛應,莫斯科強調雙邊關係確保在國際場合的共同利益與安全,也符合雙邊人民的基本利益。北京則聲稱,中俄關係的鮮明特點是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更不凸顯意識形態,雙方追求的是相互尊重、相互支援、相互合作與共同發展。

北京重視與莫斯科的關係,但不會把俄羅斯視為唯一的戰略夥伴。無論從地緣政治角度或經貿互動規模而言,中俄關係仍較中美關係略遜一籌,遑論中美正在建構新型大國關係。但習近平與普丁今年有多次會面的機會:5月9日莫斯科紅場的閱兵典禮、7月參加俄羅斯烏法的「金磚五國」與「上海合作組織」峰會、9月3日北京舉行的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11月土耳其安塔利亞召開的G20峰會或11月菲律賓召開的亞太經合會議,兩國隨時可能達成重大協議。

中俄正在談判中的「蘇-35」戰機交易一旦達成協議,「習普會」若宣布中俄在黑海舉行聯合軍演,無異於宣告中俄聯手抗美的戰略態勢成形,中美俄也隨即進入三邊權力競逐的新冷戰時代。

#普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