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年少時代》裡,小男生長大了,要去上大學住宿舍。他媽很擔心他跟同學好不好相處。他說:別擔心了,媽,以前學生配對的室友,有百分之六十感到滿意,現在通過電腦,問你20個問題,幫你配對,滿意度可達到百分百了。

以後啊,甚至不用電腦測驗,通過國安局的資料庫,運用你說過的、寫過的、點過的,就可以找到自己的室友。

這個不是笑話,史諾登早已證明其為真。在這個網路時代,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一個都跑不掉。而通過大數據的統計,你的性格、特質、喜好、運動、娛樂、購買書籍、身體狀況、看病歷史等,都有了紀錄。

許多人以為只是去什麼地方打打卡,顯示自己吃吃喝喝,卻不料品味、消費能力、喜好特性等,已經不自覺的顯露出來。

因為愛打卡、愛上網po圖片而闖禍,李蒨蓉不是第一個。去年5月,包括律師蒲志強在內的幾個文化界人士在一朋友家中聚會,本以為只是私人的紀念性聚會,私下裡討論討論,不料有人在牆上掛上紀念六四,有人當場拍照,還立即上傳。聚會還沒結束,照片就已滿天飛出去了。現場就有人收到傳回的訊息,要阻止都來不及。於是一場私下的紀念,變成公開的活動,由於六四即將來臨,隨後的逮捕就開始了。

最近闖禍的,還有一個北京央視主播:畢福劍。此君在電視上以大叔形象,親切溫柔走紅,不料他私底下是一個愛耍寶的人。在一場宴會中,他酒後開懷,唱了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但問題不是唱戲,而是一邊唱,一邊插入笑鬧旁白。有一段「紅旗指處烏雲散,解放區人民鬥倒地主把身翻」,他唱起來,然後旁白:「地主招你惹你了?」還有粗話段子,逗得朋友大樂,一邊鼓掌叫好。

那視頻大約是朋友一時興起錄下來的,也不長,可能看著高興,就放到網上去分享。畢福劍畢竟是公眾人物,這種逗趣的段子立馬傳遍全中國。

然後,政治的壓力來了。他被停掉了央視的節目主持工作,被黨政媒體批判,他公開道歉也沒用。連傳說當天可能在場的人,都嚇得紛紛撇清。

李蒨蓉大約也是如此。她本只是愛現耍酷,覺得美女加阿帕契飛機,只是好萊塢電影的場景,那想到它和國家機密、軍事安全、軍隊管理有關呢?誰料得到照片一現,網上一起底,她的所有舊事往事、親人朋友、往來關係、工作夥伴等,全被曝光。甚至她的個性,出道時瑣事,旅遊的呢喃,一個透明人就這樣被批得體無完膚。

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寫到布拉格之春遭到鎮壓後,專制機關依當時許多人拍下的照片、通訊錄中的電話地址,按圖索驥,去逮捕當時參與抗議的人,許多人因此遭難。如今,根本不需要收集照片,臉書、部落格、推特instagram等,照片影片隨時上傳,誰都跑不掉。

而且,該特別注意的是:這種資訊的流通,是全世界的。台灣的太陽花、香港的占中、北京的聚會視頻、雲南的藝術集會、威尼斯的展覽、紐約的遊行等,都會一一呈現。要收集情報,還有什麼比社群網站的交友情況、以及他習慣點入的網頁更真實的?

情報?資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快,更多,更準確。

電影《年少時代》說室友配對還算客氣,基本上個人隱私已進入透明時代了。而有能力取得資訊,有分析能力的人,就會是未來的主導者。柯文哲算是使用這種大數據成功的案例。

在網路時代,所有你說過的、寫過的、點過的、愛的、恨的、遺忘的、惦念的…,都一一留下足跡;所有的足跡都可能推斷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喜歡什麼,厭惡什麼,政治取向投票傾向,以及未來可能會走向何方。

現在,你還以為只是打個卡、秀一下午餐的照片嗎?(作者為作家)

#年少時代 #臉書 #李蒨蓉 #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