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來,國際及台灣大人物充滿道歉之聲,初聽之下,大人物道歉,似乎有一定份量,但是聽久了,也沒有太多新意。以前台灣處於威權時代,官員、大人物道歉極少見,因此可貴,現在卻不一樣了。

看行為改過而非言語

當事人道歉,主要為挽回社會觀感,從馬英九為國民黨敗選道歉,柯文哲一天道幾次歉,到前幾天藝人李蒨蓉為阿帕契事件向社會道歉,似乎都無補於事。馬英九對得起2008年760多萬的選票嗎?又對得起2012年的680多萬張選票嗎?李蒨蓉道歉說要為軍方做志工,更是弄巧成拙,我第一個反應是這樣的志工,下次又會洩什麼密,敢要她做志工嗎?李蒨蓉實在需要一個危機處理公關。

為了挽回社會觀感所道的歉,可能都沒有涉及內心的真正悔改。例如馬英九真正認真檢討他「鏡子裡用人,導致親痛仇快」嗎?李蒨蓉真正反省無節制的炫耀嗎?柯文哲就別說了。認為自己IQ157,對任何人、事都能火眼金星,一針見血,他會改自己的自負嗎?所以對這樣的道歉,必須聽其言,觀其行,看他們行為表現,而不是言語。

至於國際及台灣很多男人為了婚外情道歉,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紐約州長候選人史匹哲乃至台灣阿基師的道歉更顯得廉價。

有的人認錯,但認錯得扭扭捏捏,更令人生氣。美國人常常如此道歉:「If my behavior or words hurt yourfeeling,I am willing to apologize.」(如果我的言語或行動傷害到你的感情,我願意道歉。)顯然他認為錯不在他,你不應該覺得自己受到傷害,聽到這樣道歉,我真想說:「收回去,不稀罕。」

倒是這幾年一連串聽到幾位大師,在他們有生之年,先後承認自己一生致力的方向錯了,那是很沉痛的懺悔。

自由市場經濟學泰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在2001年,表達了他的懊悔。他提到十年之前,他對那些正從社會主義制度轉型的國家只有3點建議:「民營化,民營化,民營化」。「但是我錯了,後來的發展顯示,法治比民營化更重要,更為根本。」傅利曼說。

另一位更是在美國人盡皆知,兒童心理學家史巴克(Benjamin Spock),他撰寫的關於兒童心理學的書,成為美國養育兒女的寶典。該書暢銷僅次於《聖經》。他主張每位小孩有自己個性,父母不要管教太嚴。小孩哭了,就給他吃,不必遵守任何成規。他要何時睡,就何時睡。

史巴克醫生晚年也表示他無限自由的觀點錯了,晚年他極力提倡,人生要有信仰,也應從小養成節制,家庭重於一切,電視不應充斥色情暴力。與他年輕時提倡的完全不同。

日本7年前經濟危機,銀行及企業總裁不但向全國民眾鞠躬道歉,有的涉嫌舞弊的,更以跳樓自殺來謝罪。

「對不起,我錯了……」是他們臨離開人世的低語。

承認錯,我們普通人,也不容易,尤其對自己最拿手的領域,充滿自信,例如我對很多「準」心理學家的建議很感冒。這幾年最流行的是意念主導行動,強調要去除負面念頭,心中充滿積極,正向思考,才會快樂。我覺得這些都是老生常談,拿起這種書時,往往冷笑,「又來了」。

對不起無法抵消一切

但有天晚上,我忽然寫下自己困擾的事,發現全部是負面念頭。例如老了是否有人照顧,自己會不會得重病?寫了20幾項,一一列出來,然後開始修正,當有這種想法時,自己要怎麼轉負為正。這是固執己見所犯的錯誤。

人生海海,各有所需,人們為所欲為,以為一聲對不起可抵消一切,所以聽到道歉,就不必太認真,否則自己傷神,划不來。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李蒨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