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個「無法可管」,把楊又穎枉死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這就是NCC!這樣變相縱容網路罷凌,絕不會讓網路霸凌就此絕跡,難道要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楊又穎,才知事態嚴重?NCC主委石世豪絕對難辭其咎。

如果說網路是社會縮影,網路霸凌恐怕已經跟黑道盛行沒有兩樣了。兩者只差在,黑道還會真槍實彈地火拚,但網路霸凌卻不用一槍一彈,就可將人往黃泉路推。

當黑道橫行時,警政署會大規模掃黑,面臨網路罷凌的日漸猖狂,幾乎就像黑道,主管通訊傳播內容的NCC,完全不該卸責,更何況是讓相關修法原地踏步,鑄成大錯。

NCC應該要很清楚,當霸凌行徑已經是透過網路時,絕對不是靠舊制度就能處理,還把責任推給警察、推給法院,只是不作為,台灣真的需要這樣有權無責的單位嗎?

如果NCC發自內心認為,這些霸凌言論是無法可管,這更是台灣社會最大的悲哀。如果不是主管機乎不重視、完全沒有意會到網路霸凌的嚴重性,就是與這個社會嚴重脫節,自始至終活在如烏托邦的舒適圈中。

講直接點,網路霸凌之所以愈趨嚴重,不外乎對網路言論毫無節制作法,情、理或許見仁見智,但「法」的防線如今也都失守,造就不負責的抹黑、謾罵盛行,甚至以此為樂,根本忘了現實社會怎麼運作。

更甚者,將網路言論當作賺取名聲及利益的捷徑,愈酸、愈辣就愈有票房,看不順眼時就號召網友圍剿、肉搜,在現實社會不會、也不敢做的事情,在網路世界什麼都敢,這絕對是無法可管的後遺症。

如NCC能修法跟上趨勢,如Twittter已擬出防制網路霸凌的相關政策,要強制施行停權制度、新增訊息審查功能,或許楊又穎不會獨自承擔網路霸凌之苦。

NCC可以繼續擺爛,但網路霸凌不會消失,只要法律防線持續空轉,就會有數不盡的酸民持續迫害「楊又穎們」。過去可以說不見棺材不掉淚,但當棺材都已經擺在眼前了,身為主委的石世豪難道還能卸責嗎?

#網路霸凌 #楊又穎 #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