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8月1日李登輝以總統之尊主持國統會,確認「一個中國」的涵義。簡單講:一、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但雙方涵義不同。我方說的一個中國,是1912年迄今的中華民國,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治權只有台澎金馬。二、1949年起中國處於暫時分裂,由兩個政治實體分治。三、政府制定《國家統一綱領》,展開統一步伐。這表示,中華民國的國家目標,就是要求兩岸終須統一,而且還要為統一而積極努力。

因為確認了我方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又訂定了國統綱領,所以才會有1992年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因為有九二共識,才會有辜汪會談。

如今策畫去國民黨噴漆,去機場丟朱立倫鞋的黃昆輝,當時是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則是國安會諮詢委員。蔡英文說朱立倫近日在上海、北京的一些談話,讓台灣社會產生一些質疑和憂慮,還希望朱立倫跟國民黨能夠對台灣社會有一個交代。

但朱立倫講的話,從來不曾超過李登輝的九二共識。

所以蔡英文,真的需要告訴我們,到底朱立倫讓人有什麼憂慮?到底還要交代什麼?

朱立倫希望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讓台灣爭取更大的國際空間。蔡英文說,如此一來在國際空間、國際組織的爭取上,路會越走越窄。這更是奇怪。蔡英文也許該告訴我們,當她和李登輝提出黑箱的「兩國論」,當她和陳水扁製造出「一邊一國」時,台灣的國際空間比較大?還是馬英九時代,台灣的國際空間比較大?說到底,蔡英文必須舉證,為什麼當朱立倫堅持九二共識,會讓台灣的路越走越窄?

蔡英文還說,要強化民主機制去整合社會不同意見。但如果民主機制,被太陽花用暴力手段推翻;如果多數人民選出來的總統和國會,竟然不能行使職權;如果人民的意志,被壓制在蔡英文和她的戰友之下。那該怎麼辦?

蔡英文說朱立倫講「兩岸同屬一中」,是向大陸傾斜。可是「兩岸同屬一中」,根本列在中華民國憲法。「兩岸同屬一中」,不但是李登輝的國統綱領內容,更是李登輝的九二共識涵義。蔡英文跟李登輝,到底是忘記了哪一段?

民主需要記憶,民主需要檢驗,台灣的政治更需要除魅。因為政客慣常用「記憶清洗」這種政治手術。如果我們老是容許政客以24小時為界線,定期清洗我們的記憶,不允許這個社會,記得超過24小時以上的事,那民主政治,不過是一場幻術,是一場遊戲一場夢。(作者為自由作家)

#朱立倫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