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看過《驚爆十三天》這部電影,劇情是描述1932年甘迺迪處理古巴危機的過程。古巴危機常被用來解釋賽局理論中的「懦夫賽局」;過程就是遭遇危機、升高危機、帶到毀滅邊緣,迫使對手讓步。這招的竅門在於,威脅必須是可信的,不能太過或不夠,否則不是為對手識破反落於下風、就是激化對手造成毀滅。

回頭來看柯市府處理大巨蛋的過程,的確運用了公安、古蹟、地質、捷運等等的安全議題;把全體市民帶入了「遭遇危機進行式」的情境;之後藉前朝官員違法、移送;把大巨蛋問題「升高」到全台灣人都注目的國民黨政治危機,接下來以「停工」及「一身酒氣」正式把大巨蛋及遠雄帶到「毀滅邊緣」。但是後續的發展卻是柯市府不斷的以貪婪財團激化紛爭,而請銀行團接管以及違約卻又不解約的困境;反而透露了懦夫的窘態,也激化對手升高競爭。

「懦夫賽局」讓步的就是懦夫;贏者全拿,但是退讓的一方不見得就是全輸;反而是評估權衡後採取損失最小的策略。「懦夫賽局」最壞的情況是沒有互信基礎而走向雙輸,亦或雙方都了解對峙下去只有雙輸,而逐步求同存異走向另一個「合作賽局」。

大巨蛋案發展到此;柯市府已逐漸打完手中的牌,「招式用老」必招致對手強烈回擊,除非柯市府對大巨蛋只存在一個毀滅的策略,否則應開始研議「合作策略」,權衡得失採取利於全體市民的最佳策略,就像古巴危機最後促成美蘇熱線;避免了另一次危機升級。

#大巨蛋 #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