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陽棚下的燈籠成串,偶有風,紅色燈籠與金黃燈籠穗隨風曳動。損破的遮雨棚透出大塊藍天,雲被輾得薄薄的。日正當中,遮陽帆布鼓動著沉重,間有飛機引擎轟隆掠過。

我與城隍廟前的六隻石獅護衛同坐,望向小店與街廓。近處民宅傳來洗手與刷地的水聲嘩嘩,機車川流行經,右側粥店隱約泛著熟食香;對面金紙鋪老闆娘取了溼毛巾,從額臉抹向頸後。

天公爐香煙裊裊。身著套裝的上班族趁著午休,雙手合十,虔敬地入內祈求。將枴杖掛在機車手把,騎著穿越廟前廣場的老伯好奇看我。下課後的學童騎乘單車,雙雙嬉鬧地直往街上走。燃著菸,戴帽的老人倚著城隍廟的側門就坐。

城隍廟內裡微微暗幽,部份角落有日光穿透;陽光下,微塵粒子輕緩浮動。平頭男子從金紙鋪走來,連同金紙與供品上桌;裊裊升起的香煙之後,燃盡的灰粉一截截灑落供桌。

位於光前路上的浯島城隍廟,供奉著金門百姓最敬畏又最親近的神明。我想起母親每逢要事必定攜我同行;燃香後,一跪再跪,喃喃祝禱。我看見一個母親的虔敬,我也望見她,對一個個離家在外的兒女,如此牽腸掛肚的心。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機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