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塞內加爾政經穩定,生活水準隨著西化提升,但該國年輕人寧捨在家鄉的安穩日子,不惜冒死橫渡地中海也要一圓歐洲夢。

■Young men in Senegal join migrant wave despite growing prosperity at home.

拜在法國的父親寄錢回鄉改善家中經濟之賜,西非塞內加爾27歲青年巴亞(Ibrahima Ba)理應能在自己家鄉安穩度日,但北非利比亞內亂意外打開一條橫渡地中海到歐洲的通道後,巴亞也決定賭上他的未來,3月賣掉牛隻買了張偷渡船票,踏上這條全世界最致命的移民路線追尋歐洲夢。

巴亞的鄰居巴布今年2月才在偷渡前往義大利的途中喪命,曾出席葬禮的他沒想到也步上鄰居後塵。4月間地中海發生有史以來死傷最慘重的船難,多達700人喪生,據信巴布也在當中隨船沉沒而一命嗚呼。

有別於那些為逃離戰亂饑荒或經濟困境而孤注一擲的非洲難民,像巴亞這樣的人卻是寧可放著家鄉的安穩日子不過,冒死偷渡到歐洲追求更好的生活。

塞內加爾在非洲稱得上是政經穩定的民主政體,受惠於全球化浪潮,巴亞的家鄉Kothiary有了現代化風貌,平面電視和代步用汽車愈來愈普及,但這也讓歐洲生活現況即時傳送到塞國青年眼前,增添了他們對歐洲的嚮往。

25歲的年輕媽媽恩迪亞耶(Mariama Ndiaye)說:「這裡人人都想離開,我一籌到錢就要去法國,去義大利,也可能這是死路一條。」

根據日內瓦移民研究所(Institute of Migration)資料,今年第1季1,187名塞內加爾人跨境進入義大利,人數甚至超過來自戰亂之地敘利亞、索馬利亞和獨裁國家厄利垂亞的難民。

偷渡屢傳死亡悲歌

儘管取道地中海移民歐洲之路屢傳死亡悲歌,依然無法抵擋塞內加爾人奔赴歐洲的渴望。塞國大學生在臉書上交換偷渡歐洲的情報,相互傳授如何避開或買通邊防警察和盜匪的撇步。

塞國大學生挪用獎學金給人蛇集團,要蛇頭帶他們到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伺機偷渡不說,就連這裡的教授、警察、公務員、老師都加入偷渡行列。塞國移民部長迪歐普(Souleymane Jules Diop)表示:「走不了的是因為一無所有,有辦法離開的是因為他們想要更好更多。」

即便塞國積極師法西方實行民主、推動貿易自由化並強化基礎設施,仍擋不住人口外移潮。牛津大學2013年做的調查顯示,將近75%受訪塞國民眾表示,打算在未來5年內移民。去年塞國移民部印製的護照數,較前年增加近3倍。

低就業引爆出走潮

引爆塞國出走潮的主要是青年族群,就業市場黯淡或許是他們不惜離鄉背井的原因。

塞內加爾乃至於整個非洲,19歲以下人口占了半數,但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2012年調查指出,僅11%的塞國成年人有全職工作,此數據也反映出低就業在非洲大陸成了常態。這就是為什麼很多非洲年輕人賺到外快後,將買船票渡海到歐洲看成是最好的投資。

大批塞國人民遠赴海外打工賺錢,匯回家鄉的外匯竟成為支撐塞國經濟的力量。如今海外匯款占塞國GDP的12%,是1999年的3倍有餘。

塞內加爾超過一半的家庭,至少有一家庭成員在海外打拚。一名政府統計官員指出:「你看到的這一切,無論是清真寺還是漂亮的住家,全是海外移民資助。」

#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