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財政危機引發我國年金改革爭議再起!改革!多麼令人期待的辭彙,看了就令人眼睛發亮?聽了就讓人熱血沸騰?馬政府執政7年來喊了多少次改革?請問哪次成真?

某些媒體名嘴跟著起鬨,將台灣類比希臘,汙名化軍公教為坐享其成的「米蟲」,對大多數盡忠職守的軍公教夥伴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於是,這幾年來軍公教人員抬不起頭,挺不起胸,猶如過街老鼠,尊嚴喪盡,整體福利待遇跟著緊縮,軍公教這個原本是個有尊嚴的行業與職業,如今人人喊打,離退率越來越高。我們實在不忍見到文官體制的崩解,教育人才的流失,軍公教聯盟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下成立,我們向來不反對改革,相反的,我們比任何政黨團體或行業職業的人更期待改革。

今天執政黨提出來的所謂改革法案,事前未經協商,事後又拒絕溝通,法案內容溯及既往的剝奪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基本法定權益,破壞法律與制度的安定性,又創制全球獨一無二的政府包辦三層年金制度,讓現職人員適用的制度斷頭,卻毫無補救措施,未來軍公教人員退休實質所得替代率將只有不到5成,這樣子可以嗎?

反對黨唯一的訴求就是降低所得替代率,但又提不出具體法案,只好亂改亂刪,直接在執政黨的版本上加碼減碼,也就是提高費率增加軍公教人員的負擔,然後再以執政黨的版本直接減碼給付,這是負責任的政黨該有的作為嗎?

最令人不解的是,在這波所謂的年金改革過程中,國家財政該扮演的的角色不見了!財稅制度的支持是任何年金改革成功與否的關鍵性因素,執政黨不敢提,反對黨也不提,為什麼國民兩黨在執政時期爭先恐後靠向財團傾斜,競相削減富人稅、贈與稅、遺產稅與營業稅大幅削減,國家的稅賦流失,誰該負責?年金需要財稅挹注,哪一個國家不是如此,為什麼我們不能做?不願意做?有志擔任國家領導人大任的總統候選人,為何不出來說清楚、講明白。

我們不反對改革,我們真的期待改革,什麼時候朝野政黨可以跟我們軍公教代表性團體平心靜氣的坐下來協商,不再將軍公教當做階級鬥爭的對象,不再釋放不當訊息,不再撩撥民粹,作為軍公教尊嚴與公平權益守護的唯一政黨,我們願意認真參與協商,共同來建立一個可長可久,合理又安全的全民老年經濟安全制度。(李延禧為軍公教聯盟黨主席、李來希為勞動部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