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財政危機引發我國年金改革爭議再起,筆者以多年在國內外從事退休金精算的經驗提出看法。的確今日台灣多數人皆贊成年金改革,但改革一定會減損某些軍公教人員的權益,大家真正想改革的不是「基本」權益。軍公教退休制中50幾歲退休、幾近100%所得替代率、領雙薪、債留子孫…,皆涉及制度合理性,不是基本權益,是整體社會資源分配問題。合法,但社會觀感不佳,且財政無法承擔。

朝野兩黨提的任何改革方案,無論是多麼杯水車薪,或只是拖延戰術,反對者就可以高舉「信賴保護原則」與破壞公務員安定等大旗反對,遑論討論,很難參與實質協商。既得利益者的反對應是意料中的事,跟軍公教代表團體平心靜氣坐下來協商恐屬不可求之事。

假如今日軍公教聯盟黨、勞動部公務人員協會真有心期待改革,何不考慮先內部協商、溝通,再主動提出具體改革方案,送朝野兩黨參考、審核;不必然等其他人提出方案,再進行杯葛、否決。如此才是負責任,有原則的作法,更易博得認同。

今日我國實際情況是:在美、日先進國家只有單一的第一層社會保險制,我國卻分割成軍、公、勞、國保…。制度設計上不但公保退休給付可享18%、法條更有「政府撥補」保障。反而唯有勞保目前面臨破產危機,又沒有政府保證或財稅挹注。

而第二層「職業退休金」:勞退制並無政府財稅挹注現象。反觀我國軍公教退撫制福利之優渥,全球大概也只有希臘可與之相比。但是軍公教未依精算結果繳納費率(費率應為30~40%),卻只付法定12%,其餘30%債留子孫。無論形式上是恩給制、儲金制,政府應全額編列預算支付,不應由國庫「無限」貼補,這與職業選擇、公務員身分與否無關。

歷史上改革從來都不是順暢。希臘危機正好給了世人上一警訊課:民主無法保證繁榮與永續,不負責任的福利制度,政客的買票,終將人民帶向經濟的災難。而災難也正是反省與改革最佳的時機,是人類歷史進展一部分。

#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