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1936年的山東,在那戰亂年代裡,冠德建設董事長馬玉山是標準大時代底下的小人物。他6歲那年,祖父自覺大限將至,不忍將父母雙亡的他留在世上受苦,決定帶他自盡;那晚祖父過世,馬玉山的脖子則留下一條大時代的傷痕。戰爭的洗禮迫使他提早成熟、獨立,但他從不曾絕望喪志,他說:「痛苦都是日後更上層樓的養分。」

《築慣以德-馬玉山的奮鬥故事》

作者:馬玉山

出版社:遠見天下文化

出版時間:2015/7/20

定價:420元

「我們小時候覺得好奇,他脖子那條淡淡的痕跡打哪兒來的?」馬玉山的女兒馬銘嬭說,他總是模糊以對,或說胎記、或說開刀痕跡,但總帶著略略落寞的表情,那是不能解的鄉愁及記憶。

成長歲月顛沛流離

馬玉山整個成長歲月,都在烽火中度過,童年是對日抗戰,到了少年是國共戰爭;前一次讓他失去父母兄弟,後一次則迫使他遠走他鄉。

「我大約1歲時,父親就不幸遇害喪命,到我兩歲多時,對日戰爭正式爆發,我4個哥哥陸續踏上戰場,其中3個陣亡;母親承受不了這種痛苦,憂憤成疾,在我3歲那年抑鬱而終。」

6歲那年,祖母過世,家裡剩他和祖父相依為命,儘管能苟安,但兵荒馬亂,每個人都朝不保夕,誰也說不準明天會如何;加上祖父也已是風燭之年,身體一直不是很好,「我想他一定很擔憂,萬一他過世,我該怎麼辦?」

有天夜裡,祖父突然喊:「安邦(馬玉山乳名),好像有小偷進來了,你睡到我這頭來吧。」睡到半夜,他覺得頸子被東西劃了一下,但當下不覺得很痛,還以為在作夢,迷迷糊糊翻個身又繼續睡。

第二天醒來,他發現身上沾了好多血,而一旁的祖父已經過世。

「我恍然明白,祖父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怕我無父無母,留在世上會受苦,想在臨終前把我帶走,比較沒有牽掛。但不知是祖父年老力衰,又或是無法對孫兒下重手,傷口劃的不夠深且位置太低,我才能僥倖活下來。」

馬玉山說:「戰爭影響我至深且鉅,與至親生離死別的傷痛至今仍深印我心。可是也因為戰爭的洗禮,迫使我在年紀還少的時候,就得提早長大、提早獨立,好對抗無情的命運。」

不過也因為如此,他覺得自己性格中,有一種樂觀的特質,支撐他面對人生任何變局,即便在最惡劣的環境中,他從來沒有絕望喪志過,「總是有種信念:就算眼下艱難一點,將來有一天總會好轉的。我始終抱持著這種希望。」

面臨困境樂觀堅持

也就是這個信念,支撐他度過創業至今30餘年來,最難熬的一年。

2000年陳水扁選上總統,在政治上,固然掀開了可喜的民主新頁;但對產業界來說,無疑是投下一枚不確定的震撼彈,加上那一年,又適逢全球資通產業泡沫化,台灣經濟與股市來到了嚴峻的寒冬。

當年光是關廠歇業的廠商家數就高達4,995家,失業率也創下過去歷史新高;股市更是哀鴻遍野,營建業向來對景氣極為敏感,所有營建股的股價就像溜滑梯一樣整個崩跌下來,冠德也從掛牌時的36元,一路下殺到僅剩5、6元。

雪上加霜的是,子公司根基營造又不慎發生管理嚴重失當,造成人員大量流失,甚至有盜用物資的弊端。馬玉山說當時他有兩個選擇,一是認賠殺出,讓根基營造走入歷史;二是想辦法繼續完成工程,但勢必會賠更多的錢。

最後馬玉山的決定是:堅持下去。「我認為只要管理得當,營造廠絕不是不能做的生意,保留下來可以是無限大,而放棄,就只是零。」

馬玉山說:「我一直是很樂觀且有信心的人,我從沒想過要放棄,因為一旦放棄了,就什麼都歸零。而且,你該怎麼跟那些全心信賴你的人們交代呢?我總是相信,只要認真踏實去做,困難一定可以解決,就算可能要經歷一些痛苦,但只要熬過,這些經驗值,都會成為日後更上層樓的養分。」(天下文化提供限量書本贈閱,活動詳情請見樂時尚官網:http://www.styletc.com)

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52期《時報周刊》。本期雜誌好康活動多多。

1、全通路雜誌均內附超商折價券,讓讀者激省1114元。

2、自1951期開始連續4期,凡在全省7-11、全家超商購買《時報周刊》即贈送咖啡1杯。

3、配合「櫻桃小丸子學園祭特展」,於台北華山藝文特區舉辦「野餐派對」,報名即送小丸子野餐墊及保冷袋,詳情請參看「styletc.樂時尚」網站。

(訂《時報周刊》,送健康暢銷書【食物安全就要這樣吃】,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馬玉山 #時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