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當局26日證實,27日將和國際債權人展開新一輪紓困談判。另一方面,希臘為避免銀行業崩盤而實施的資本管制,即將在29日滿月,但何時及如何解除資本管制,已成為希臘當前的頭痛難題。

對公司行號來說,資本管制意味他們必須等待政府委員會註銷所積欠外國公司的大量帳款,而這個過程會嚴重耽擱付帳的進度,所以供應商會開始要求希臘廠商先行付款。

希臘央行總裁斯圖納拉斯24日宣布放寬對外國的轉帳限制,公司行號以轉帳付款的上限可達10萬歐元。

但一般老百姓除了匯款給海外學子或有醫療需求的公民外,無法開立新的海外帳戶、買股票或大額轉帳,提領現金每天的額度只有60歐元。

希臘經濟部長史塔薩奇斯本月12日警告,恐怕還需經過「數月」、情勢安全後,才可能完全解除資本管制。

美國IHS顧問公司的經濟學家伊斯卡羅認為,資本管制的問題是「執行起來容易,但要解除很難」。穆迪分析師霍能說,「(對銀行的)信心流失很快,但要恢復需要時間。」

冰島就是個絕佳案例。該國2008年實施資本管制,但直到現在才開始解除。最近才剛解除資本管制的塞浦路斯,在2013年瀕臨破產危機時,被迫實施銀行業自救機制,許多存款大戶只能眼睜睜看著鉅額存款化為烏有。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經濟學家杜克洛澤指出,即使是政府堅定投入改革的塞國,也花了2年時間才跳脫。

許多希臘人憂心,他們會被迫接受銀行業自救機制,分析師說,若希臘走上這一步,痛苦會更甚塞國。

杜克洛澤說塞國「從政治面來說執行較容易」,因為受波及的多半是把錢存在這個避稅天堂的外國人。經濟學家柯波拉女士認為,「希臘的狀況不同,存款大戶早把錢挪走,剩下都是未保險存款,而這是希臘公司主要的運作資金,」「這對希臘經濟傷害更大。」

體質孱弱的希臘銀行在資本管制解除前,必須等待歐洲央行進行壓力測試,並透過新的金援計畫進行資本重整,一旦資本重整大功告成,希臘才可能脫離資本管制的噩夢。

#希臘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