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主席及13位綠營執政縣市長發表聲明,肯定學生衝撞教育部的做法,表示:「看到高中生自己站出來,用肉身衝撞教育部,抗議教材遭政治力扭曲,我們被這股勇氣感動。」並呼籲政府為課綱一事道歉,不得向學生提告。

我們不妨模擬一個場景,假設,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在2016年5月20日,在蔡英文發表完就職演說後,有一群高中生,衝進了總統府、搗毀總統辦公室,為的是抗議民進黨宣布將國民黨執政時的課綱撤廢。這些高中生們發表聲明:民進黨打算用「洗腦課綱」,灌輸「台獨史觀」給他們,這是黑箱課綱,更是黑暗課綱。他們忍無可忍,只有衝進總統府。

請問,法律人出身「未來的」蔡英文總統,也會「被這股勇氣感動」嗎?未來的蔡總統願意無限期的讓拿著「勇氣」大旗的高中生們占據總統府,癱瘓國家的中樞嗎?

看完這個例子,我們再回到課綱的爭議。

這一段時間,課綱微調的事,鬧得風風雨雨,學生們翻牆進教育部丟擲油漆包、破壞國教署鐵捲門…,由於面對的抗議者,有許多是還是未成年的孩子,教育部一直未訴諸法律,直到這些「孩子們」衝進教育部、占據了部長室,教育部長吳思華斷然決定對侵入教育部的33人提出告訴。

從政治層面來看,鑒於去年太陽花學運,大學生們占據了立法院、衝進了行政院,仍然贏得媒體廣泛報導,這次高中生衝進教育部,複製了太陽花,如無意外,灰頭土臉的好像仍是政府。

從民粹層面來看,雖然可以預料不管說什麼,以現今的社會氛圍論,大概都只是狗吠火車,但憂心法治的筆者,還是要「吠上一吠」。讓我們從一個最淺的概念問起,國家為什麼需要法律?為什麼要實行法治?

那是因為我們希望在紛爭發生時,有一個客觀化處理標準,可以超越人的主觀,不因人而異,俾使社會大眾有客觀遵守標準。

否則,一旦淪為「我說了算」的主觀恣意,法治將退為人治,更會退為「暴力統治」,誰的社會力大、媒體力大,誰就能片面詮釋法律,引法律為己用。這樣的社會,將無所適從,人民也將不再信任與遵守法律,這必將是社會崩壞的開始。

這時,我們回到篇頭的模擬場景。如果,現在的蔡英文很篤定的告訴大家,她若當選總統時,會支持以「公民不服從」、「抵制政府黑箱作業」為名的任何運動者,占領她執政後的政府。那麼,蔡英文今天肯定學生侵入教育部,至少標準是一致的。

若然,立法院也可以認真的考慮修法,規定只要人民認為政府有黑箱疑慮時,即可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權利,阻卻刑法有關侵入公署、毀損、妨害公務罪的違法責任。即便這樣一來,政府大概就廢了,但至少標準一致,那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法治」。

當然民進黨會說,那不能相提並論,因為是國民黨黑箱調整課綱在先,激起民怒,所以高中生占領教育部有理。問題是,民進黨執政時也多次調整課綱,為什麼就不是黑箱?而國民黨調整課綱,就是黑箱?黑不黑箱,誰來認定?為什麼是民進黨說了算?

如何定義黑箱?是2300萬人民選出的政府有代表性?還是衝進教育部的那30多人有代表性?

如果今天這30多位占領了教育部的民眾,其「公民不服從」的正當性高於2012透過民主選舉選出的政府,所以「占據有理」。那麼即便2016年民進黨勝選,未來反對民進黨的民眾,是否也可以組個30人的隊伍,今天占領教育部、明天占領總統府?

最後,容筆者諷刺地說,我也想勸政府撤告,不只撤告,不妨發起「開放占領活動」,歡迎民眾占據政府,而且歡迎從現在開始就長期占領,4年、8年都沒關係,最好是國民黨與民進黨聯合簽署一份「有勇無責」保證書,從今而後,為了表示對民眾勇氣的感動,絕不對任何占領行動提告。

諷刺歸諷刺,但如果真有一天,蔡英文當了中華民國總統,民眾開始常態性的占領政府,癱瘓政府施政,讓台灣再無寧日時,請回頭看看自己今天那一份「為學生占據政府的勇氣而感動」的聲明,不曉得蔡主席會有什麼感想?(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教育部 #課綱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