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其實離不開「經權」。「經權」的「經」,即易經中的「不易」即「常道」,現在叫做「共識」,「權」系易經中的「變易」,是「權宜應變」,為「變易」的措施,叫做「變通」。處在環境詭譎多變的時代,管理思維與活動,都需隨著時、空變動,隨機應變,以求制宜。

但是漫無目標地變動,或一味求新求變,很容易走入「為變而變」的歧途,往往變而不通,反而失去「變通」的本意。此時「共識」的建立,也就是「不易」即是變動的共同準則,朝向既定目標努力,才能越變越通。

制度化是企業管理的要件,卻不是完善的。任何制度即使十分適合外在的與內在的需要,也不可能絕對有利而無弊。一切遵照制度辦理,勢難因應模擬兩可或例外事宜,而行之越久,也不免官僚、僵化。因而,管理確「立」制度之後,須再賦予適當的彈性,就是「權」。意思是詳察事情的利害,審慎比較以定取捨,以求權變能得其宜。

「權」也包含「求新求變」。然而,一昧強調求新求變,會令人誤以為「新」就是好,一切「舊」的都不如新的,以致盲目求變。孔子所提:「義之與比」,一切取捨,都決定在「義」。管理者對於何者當為?何者不當為?那些應該變?那些不應該變?「義」就是衡量的最高目標。

近代管理者深受西方的影響,幾乎只知有變,而不知有常。因而重視「變的法則」,卻忽略了「不變法則」。「權」在「求新求變」之外,還應該「義」之與比,亦即所有「新」的改「變」,須合「義」,是不易的常道,稱為「經」。「義」也應隨應變遷,沒有定型。在應變的時候,不能只依照成規,管理合理化需更重於管理制度化。

企業組織部門如果各依「義」權變,由於彼此標準不一,專業度不同,思慮判斷的能力也不同,難免紛亂不堪。所以上級交付下來的「經」,即是下級應該遵循的「義」,明白規定只可依此權宜應變,不可擅自改「經」變「義」。當然,上級的「經」須公正且無私。

中國式管理大師曾仕強教授提出:「管理的先決條件是「修己」。上級的經,有賴於下級的智慧做適當的權變,管理最終目的在「安人」。部屬得安,就會相信上級的「經」,才會真心誠意去調整應變。

管理者秉持「權不離經」、「權不損人」、「權不多用」的原則,「經」的訂定,以安人為導向,建立「權是為了經的達成」的共識,那麼所有的管理工具與方法就可運用自如。管理主要是修己安人,無論處理事情或是解決問題,須兼顧兩種特性,才能得當中肯。現代企業欲談管理,應把握依「義」權變的易經智慧,因應環境的變化,滿足利益關係人的需求。

(本文作者為崇右技術學院觀光旅遊管理系教授)

#求新求變